中国科幻不只有刘慈欣!从刚刚公布候选名单的星云奖说起

来源:界面文化 发布于2016-07-11 14:45:16 评论(0)

随着刘慈欣、郝景芳先后在世界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先后得奖和入围,中国的科幻写作也逐渐进入世界视野。日前,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组委会公布了入围名单,我们和星云奖总策划董仁威聊了聊。


雨果奖获得者刘慈欣


凭借小说《三体》,刘慈欣成为了第一个获得世界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的华语科幻作家;而这只是开始,不久前,年轻的科幻小说作家郝景芳凭借《北京折叠》又获雨果奖提名;北京师范大学2015年招收了中国首个科幻文学博士生……这一系列的利好消息,似乎都标志着中国的科幻文学渐渐进入了国际视野,赢得了大众目光。而在科幻小说的世界,不能不提的是已经举办了七届的星云奖,很多科幻小说作者,都是通过这个奖项,开始走进公众视野。


7月6日,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组委会公布了本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入围名单。界面文化采访了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总策划、华语科幻星云奖的主要创始人之一、科幻科普作家董仁威,在这样一个总览一年以来华语科幻作品的奖项评选中,华语科幻呈现了一种怎样的面貌?中国科幻的繁荣是否正在到来?


刘慈欣获第六届华语科幻星云奖最高成就奖(中为刘慈欣,右二为董仁威)


“入围长篇作品有三部达中国顶级水平”


界面:这次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入围的科幻作品,整体上有什么特点?


董仁威:总体上看,这届星云奖入围的长篇小说的质量特别高,有三部都达到了中国现在的顶级水平,甚至达到了国际水平,这三部是王晋康的《天父地母》、江波的《银河之心III逐影追光》、何夕的《天年》。韩松如果不是因为其他原因退出了,他的《医院》也是达到了顶尖级水平的。上一届(第六届)的时候我们的金奖是空白的,这一届长篇小说的金奖不知道评谁。一年之中爆发出四部我们之前很多年才能爆发出的作品,这是我们这届非常突出的特点。同时中短篇也保持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平,我们的组委会看得眼花缭乱,不知道选哪一篇好。以前,先后中篇金奖有两届是空缺的,那时根本就找不到达到一流水平的东西。这次我们中国科幻文学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集体的爆发。


第二,新锐科幻作家,80后、90后逐渐成为主力作家,像短篇小说入围作品的作者里面的陈楸帆、江波,中篇小说里面入围作品作者中的张冉、宝树、顾适,都是80后、90后的新锐科幻作家。这一批新锐科幻作家我们称之为更新代科幻作家,以江波、陈楸帆、宝树、夏笳、郝景芳、程婧波、飞氘、梁清散、凌晨、张冉、阿缺等新锐科幻作家为领军人物,具有一流水平的青年科幻作家群,有二三十人之巨,而之前以刘慈欣、韩松、王晋康、何夕、吴岩为领军人物的新生代科幻作家不过十来个人。而更年青的科幻新秀,不断涌现,去年下半年至今年上半年涌现出来的新秀,这次入围了五个:王侃瑜、胡绍晏、索何夫、念语、灰狐,都是具有一流水平的作家,还有周敬之、谢云宁、康乃馨等一批新秀跟在后面,正在崭露头角。此次,还是大学生的网络著名科幻作家周敬之的长篇科幻小说《星陨》六部曲二次入围最佳少儿科幻图书奖,显示出强大的实力。


界面:目前对于华语科幻来说,是不是处于一个比较繁荣的时期?


董仁威:应该说是走到了一个初步繁荣的阶段。我们整个新中国的科幻走到1983年形成了一个高潮,出现了包括郑文光、童恩正、叶永烈、刘兴诗、金涛、王晓达、魏雅华这些具有一流水平的人物,而且写了一些有世界影响的作品,比如郑文光,许多国家都报导了他的作品,各国文学研究生研究他的科幻小说。但是,由于1983年的时候搞反精神污染,政治方面的一些原因把它压下去了,我们的科幻小说完全沉寂了十年,十年以后,20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又逐渐兴起,到现在为止形成了一个小高潮,几十个很有希望的新一代作家出来了,可以说,这批作家的水平比我们1983年的阵容还要强大。


20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科幻开始繁荣的时候,大概有几十个作家,我们现在也只有了几十个作家,但这几十个作家他们的作品站在一个更高的水平上,完全可以与一流科幻国家争锋,虽然中国科幻作家的作品,从数量和质量上都还难以与美国匹敌,但是,完全可以与科幻比较繁荣的日本、俄罗斯等国家比肩。不过,还不能说中国科幻的高潮来临了,但是,中国科幻的热潮还正在向前推进,新的作家、90后的作家成批地涌现,到处都在搞科幻征文。这次的星云奖颁奖典礼上,我们准备搞一个40多位老中青三代科幻作家,主要是青年科幻作家的集体亮相,让大家看看中国科幻作家并不是只有刘慈欣一个人,而是有一个比较大的、水平比较高的团队。


1980年代科幻作家郑文光


“科技发达的国家,就一定有科幻文学的繁荣”


界面:中国目前科幻文学兴起的因素有哪些?


董仁威:从世界发展来看,科技发达的国家,一定有相应的科幻文学的发展繁荣。美国科技走向最繁荣的阶段,它的科幻文学也走向繁荣,日本也如此,前苏联科学曾经很发达,它的科幻文学也走向过繁荣。我们中国经历了科技比较落后的阶段,但是改革开放以后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科技的发展一定会导致民族思想的解放,想象力的解放,一定伴随着科幻小说的发展。所以说随着我们中国科技逐渐走入世界先进行列,我们的科幻相应地也逐渐走入了世界先进水平,它完全是有规律可循的。


而且,现在我们中国科幻跟美国科幻处的发展阶段还不同,因为我们科技的发展正在新兴向上发展的阶段,新兴阶段它的活力就特别强,创造力、创新力、想象力特别强。美国科学已经发展到顶峰,新的力量没有我们中国的强。我们中国科技新兴发展的过程中、创新的过程中,会有一个科幻随之繁荣的阶段,它会胜过美国,会相似于以前美国科技出现高峰的50年代、60年代的阶段。我们科幻文学的高峰正在到来,还要持续很长时间,一直到中国走向真正的科技强国。


美国著名科幻小说家艾萨克·阿西莫夫


界面:从这届星云奖入围作品的题材、主题上看,中国科幻有什么发展趋势?


董仁威:现在作品的题材已经超越了过去很多常写的题材,以前常见的题材都是空间的、星空的、外星人,而现在常见的是最新的生命科学成果,有很大一批优秀的作品在探讨生命的本质、思维科学的问题,智能机器人代替人类引来的一些社会问题和它的可能性,如果人类改造自己,永远不会落后,永远能超过机器人。比如现在最新的精准编码学说,就是把人的基因改造成新人类,这样的题材迅速占领了我们科幻很大的一片江山。


界面:你觉得一部好的科幻小说,需要有哪些要素?


董仁威:我认为一部好的科幻小说最重要的是对科学的绚丽的想象,对科学的未来、人类的未来、宇宙的未来、生命的未来的绚丽的想象,它不一定是非常硬的,不一定是非常标准的,只要是跟科学有关的而不是没有根据、没有由来的想象,不管是科学的现实还是可能的科学的未来,这是一定要有的。我觉得这是我们科幻文学小说跟一般文学小说不同的地方。一般要讲文学是人学,首先要写好人,科幻小说首先要把科学的想象写好。我在采访刘慈欣的时候他说过,他并不关心人,他关心的是科学,他是把科学作为一个主角来写。


第二,一个好的科幻小说要引人深入地思考,要有一个世界观的主题,这个我认为和科幻的主题一样的重要。如果你没有想清楚你准备表达什么,准备发扬什么,一片混乱的东西拿出来,对大家也是引起一片混乱。


第三,我认为科幻小说同样要注重人的描写,对人的感情的描写也一样,不能只是冷冰冰的,其实刘慈欣虽然讲过他不注重人,但他笔下人物之间的感情描写是非常多的,非常生动的。还是要有人物的刻画、感情的纠葛,才可以吸引读者很好地读下去。有了这三点,一篇科幻小说可以说就比较成功,也许有不一样的侧重,但是都应该有。


科幻作家韩松


界面:好的科幻作品是不是需要有一定的社会关注和哲学性?


董仁威:我认为这是必须的。如果没有社会关注,没有哲理性的思考,那么科幻小说肯定显得比较浅薄。这方面最优秀的作家我认为是韩松,韩松的一系列作品,对文明的思考,对社会的思考,那是任何人都无法企及的,所以他的作品非常耐读。

责任编辑:汪海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