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知道刘慈欣郝景芳?25年前就有华人获雨果奖提名了

来源:凤凰文化 发布于2016-08-21 14:56:17 评论(0)

有关雨果奖与华人的十个有趣知识


By 三丰


问题1:第一位获得雨果奖提名的华人是谁?


 

William Wu on Great Wall 1983


如果你的答案是姜峰楠(Ted Chiang),恭喜你,第一个问题就答错了。姜峰楠获得第一个雨果奖提名是在1991年。在他之前,已经有一位美籍华裔科幻作家获得过两次雨果奖提名,他就是伍家球(William F. Wu)。


伍家球的祖父是清末翰林,父亲幼时随家人移居美国。他自己1951年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伍家球有四分之一的英国血统,来自于他的外祖母。他从1977年开始发表科幻小说,迄今已发表13部长篇小说和超过50篇短篇小说。他的奇幻短篇《王先生的失物商店》(Wong's Lost and Found Emporium)获得1984年的雨果奖、星云奖、世界奇幻奖三项幻想文学大奖的最佳短篇(Best Short Story)提名。两年后,科幻短篇《洪先生的虚张声势》(Hong's Bluff)再获雨果奖和星云奖提名。虽然最终两次都没能获胜,但这几次重要奖项的提名荣誉为伍家球开启了作为科幻作家的职业生涯,也让华人第一次与科幻最高奖亲密接触。



 William Wu at SFW 2000


伍家球曾自述“小时候有那么一小段时间,我还能说算得上流利的中国话。但后来没机会练习,也就不读中文了。” 1979年,他在密歇根大学完成了博士论文《黄祸:美国小说中的美籍华人1850-1940年》。他曾多次访问中国,包括1983年随SFWA主席波尔率领的代表团访问中国,以及2000年赴成都参加《科幻世界》笔会。他的作品第一次与中国读者见面是发表于《科幻世界》1996年第8期的《祭祀》,这篇小说讲述了人类未来移民到空间居住地后,三代人是如何对待以往的文化传统的。随小说他还附有自述《我——一个美籍华人SF作家》。1999年,花山文艺社曾出版过伍家球的“超越时空的机器人”系列六部小说。这个系列讲述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定律下的机器人探长穿越时空、阻止历史的改变。


 

超越时空的机器人系列


进入新世纪后,伍家球几乎不再创作新作品。尽管他在中国科幻迷中的知名度不高,但作为第一位成功的华人职业科幻作家,先行者的足迹值得我们铭记。


问题2:第一位赢得雨果奖的华人是谁?



 Ted Chiang 1


没错,答案就是姜峰楠(或译成特德?姜)。不过,也许你会把获奖作品记成是《巴比伦塔》(Tower of Babylon)或《你一生的故事》(Story of Your Life)。但实际上,虽然此前曾四次获得提名,但姜峰楠第一次赢得雨果奖是2002年的《地狱是上帝不在的地方》(Hell Is the Absence of God)。这篇也赢下同年的星云奖。


问题3:获得雨果奖提名次数最多的华人是谁?


答案还是姜峰楠,他一共获得过9个雨果奖提名(涵盖短篇、短中篇和中篇三项),并赢得了其中的四个(即2002年《地狱是上帝不在的地方》、2003年《商人和炼金术师之门》、2009年《呼吸——宇宙的毁灭》2009年、2011年《软件体的生命周期》)。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完美主义作祟他拒绝了一个2003年的提名,他将手握10个雨果奖提名,一个令人高山仰止的数字。


姜峰楠1967年出生于美国纽约州。他在布朗大学获得计算机学士学位,毕业后的主业是技术文档编写。他从小就喜爱科幻,15岁开始就写小说向杂志投稿。可惜他投稿持续失败,直到22岁参加了号角写作训练班后他才发表了处女作《巴比伦塔》,结果一举成名天下知——小说赢得了星云奖和斯特金纪念奖,并获得雨果奖提名。在后来的访谈中,姜峰楠承认“扑面而来的荣誉让我措手不及”,如何续写自己的成就困扰了他很多年。作为一名完美主义者,他宁愿长时间寻找令自己兴奋的创意,并在灵感到来的时候像老式工匠一样精心打磨故事。姜峰楠是出了名的低产,出道至今他总共发表了15篇作品,差不多每两年一篇。而他的作品同时又是出了名的高品质,四座雨果奖奖杯和四座星云奖奖杯就是明证。


毫无疑问,姜峰楠是国内最知名的华裔科幻作家,甚至去掉华裔两个字也未尝不可。他的《巴比伦塔》译文发表在《科幻世界》1999年第7期。好玩的是,当时编辑尚不知作者为华裔,将他的名字译成特德?奇昂。处女作已经足够惊艳,等到了2003年译文版发表李克勤翻译的《你一生的故事》时,中国读者简直惊为天人。当时,大家已经知道他是位荣誉满身的华裔科幻作家,无不与有荣焉。科幻世界很快就引进了他的科幻小说集《你一生的故事》,作为“世界科幻大师丛书”的一种出版。不过,有趣的是,他的“真名实姓”直到2006年才在日本友人的协助下才得到确认。


我们可以简单地把伍家球(50后)看作是第一代美籍华人科幻作者,姜峰楠(60后)算是第二代,刘宇昆(Ken Liu)等一批新晋作者(70后和80后)属于第三代。姜峰楠不仅达到的高度无人能及,他对于其后的华裔科幻作家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和启发。刘宇昆曾在创作手记中坦言当年被《你一生的故事》所震撼,“我当时就跟自己说,这是我要走的路”。刘宇昆的早期作品中,《爱的算法》有明显的学习《你一生的故事》的痕迹,《单比特错误》也正是对《地狱是上帝不在之处》的致敬之作。与之类似的是雨果奖得主朱中宜(John Chu)也曾在访谈中说“姜的小说集完完全全改变了我的人生。”


问题4:获得雨果奖次数最多的华人是谁?



 Frank Wu with his artworks


以为我前面已经给了答案:姜峰楠四次赢得雨果奖。你只对了一半。还有一位华人也获得了四尊雨果奖奖杯,那就是吴其美(Frank Wu)。他赢的不是你所熟悉的小说类奖项,而是最佳粉丝画家奖(Best Fan Artist)。


吴其美是个奇人。他1964年出生于美国费城,大学本科学英语文学,后来却跑去拿了个细菌遗传学的博士学位。他从小就立志成为科幻作家,结果毫无进展。与此同时,他上了一些绘画课程,开始创作科幻画,没想到这条路却走通了。2000年他获得“未来插画家”竞赛总冠军,算是正式出道。他平时除了接各类商业委托外,还特别热心地给各家业余科幻杂志和媒体免费提供画作。封面、插画、艺术设计,什么活他都愿意不计报酬地帮忙。于是,从2002年开始,他每年都会获得雨果奖最佳粉丝画家奖提名,并赢得其中的四次。2008年他拒绝了当年的提名,将机会让给其他同行。2009年他再次获得提名,这次他接受了,却在颁奖典礼上利用致辞机会鼓励投票者考虑其他候选人。吴其美一直没有放弃写作的努力。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职业作品要到去年在《类似体》上发表的《永恒之地的蚂蚁季节》(Season of the Ants in a TimelessLand)。他在Facebook上连发六个omg表达兴奋之情。期待未来某天吴其美也拿到雨果奖小说类提名,那绝对会是一个更令人兴奋的艺术成就。


同样拿到过雨果奖美术类提名和奖项的还有澳洲华人艺术家陈志勇(Shaun Tan)。他最为人所熟知的作品是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获奖作《失物招领》(The Lost Thing)。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在幻想艺术界也是荣誉满满。他获得过四次雨果奖最佳职业画家奖(Best Professional Artist)提名(并赢得两次)以及一次最佳相关图书奖(Best Related Book)提名。


问题5:凭一篇小说包揽幻想文学三大奖的华人是谁?


除了刘宇昆,还会有谁?此前伍家球曾凭一篇小说获得三大奖提名,而刘宇昆则前进一大步。他的年度催泪神作《手中纸,心中爱》(The Paper Menagerie)在2012年横扫雨果奖、星云奖、世界奇幻奖,成为史上唯一包揽幻想文学三大奖的小说。



 Ken Liu short story collection cover


讲则有关小刘如何被中国科幻界发现的轶事。2008年11月某天,我在科幻数据库isfdb.org闲逛,心血来潮想查一下刘慈欣是否被收录了,于是搜索Liu。一下出来好几个姓Liu的人物条目,并没有Cixin Liu。我随意挑了一个Ken Liu点入,咦,一位新的华裔科幻作家,已经有几篇作品发表了。紧接着搜到Ken Liu的主页,看了他的个人介绍,又浏览了他的发表记录,马上如获至宝地到豆瓣发文《听说过这个华裔科幻作家Ken Liu吗?》。唯一回帖的是陈楸帆同学。他读了《爱的算法》很喜欢,很快在网上和刘宇昆搭上线,主动承担起组织翻译小刘作品的工作。在陈楸帆、译者和编辑的高效努力下,《科幻世界》2009年4月号“华裔作家刘宇昆专辑”发表了《爱的算法》和《单比特错误》两篇小说。正是这两篇佳作让中国科幻迷在小刘走红之前一下子就认识并喜欢上他了。


2011年是刘宇昆的爆发之年。此前数年他一共发表10篇小说,2011年一下子发出来21篇,并拿到数个奖项的荣誉。除了《手中纸,心中爱》横扫三大奖、入围斯特金奖外,另一部中篇《终结历史之人:一部纪录片》也获得斯特金奖、雨果奖和星云奖三奖提名。两篇作品都有很沉重的中国元素,值得我们深读。2012年,他再接再厉,连发32篇小说。有科幻评论家惊呼,刘宇昆简直无处不在。以日本文化为背景的《物哀》(Mono no Aware)再次勇夺雨果奖最佳短篇小说奖。同一位作家连续两年蝉联一项雨果奖是非常罕见的,小刘再创记录。


问题6:除了姜峰楠和大小刘,还有哪位华人赢得过雨果奖小说类奖?


是的,朱中宜的《谎言之水从天而降》(The Water That Falls on You fromNowhere)斩获2014年雨果奖最佳短篇小说奖。算上前两年的刘宇昆,这个奖已经被华人作者连续三年摘得。


朱中宜出生于台湾,6岁随父母移居美国。2010年他参加了号角写作训练班,之后开始写作发表幻想小说。获得雨果奖的这篇曾被多次据稿,多亏Tor.com的编辑Ann VanderMeer将之打捞起来。小说其实可以看作是奇幻版的《喜福会》,细腻温暖又不失幽默。


问题7:第一位赢得雨果奖的中国人是谁?


细心的你已经看出和第三问的差别了吧?那么答案就呼之欲出了。引用新华社的电文:“在美国华盛顿州斯波坎市举行的第73届世界科幻小说大会22日宣布,中国作家刘慈欣凭借科幻小说《三体》获得科幻文坛最高荣誉雨果奖,这是中国人首次获得这一奖项。”


首位获得雨果奖的中国人乃至亚洲人,首部获得雨果奖的翻译小说,首位获得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Best Novel)提名或胜利的华人。刘慈欣和《三体》(The Three-body Problem)的历史性地位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Ken Liu & Cixin Liu at Xinyun 2015


更妙的是,刘宇昆作为译者也同样收获一尊奖杯。关于刘宇昆的贡献,刘慈欣在领奖辞中是这样说的:“他以对东西方文化的广博的了解,做了大量勤奋和认真的工作,对这本书做出了近乎完美的英文翻译。作为一名非英语的科幻作家,能遇到宇昆是我最大幸运,在此向他表示诚挚的谢意。”


前面讲了有关中国科幻是如何发现刘宇昆的。那么,刘宇昆是如何发现中国科幻的呢?还是与陈楸帆同学有关。2011年他将《丽江的鱼儿》(The Fish of Lijiang)的英文翻译稿发给刘宇昆,想听听他的修改建议。读完别扭的译文,小刘觉得与其修改、还不如重译。出于帮助朋友的初衷,他开始人生第一次作为译者的经历。结果,《丽江的鱼儿们》很快发表,并获得当年的科幻奇幻翻译奖。从那以后,刘宇昆一发不可收拾,短短数年内连续翻译了四部中文长篇科幻小说(除《三体》和《死神永生》,还有未出版的《荒潮》和《三体X》)以及40多篇中短篇科幻小说,作者包括刘慈欣、韩松、陈楸帆、夏笳、宝树、张冉、程婧波、马伯庸、郝景芳等十多位有代表性的中国科幻作家。现在,他不仅自己翻译,还积极推动发展中文科幻的英译管道,比如启迪培训了朱中宜、言一零(Carmen Yiling Yan)、陆秋逸(S. Qiouyi Lu)等新译者,还有合作启动Clarkesworld杂志的中文科幻项目。他主编的英译中文科幻小说集《看不见的星球》即将由托尔出版社出版。


中国科幻与刘宇昆的相遇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我想两位国际友人的话说得再清楚不过。美国著名科幻作家大卫?布林曾对参加世界科幻大会的中国代表们说:“刘宇昆是美国的国宝。因为他懂中文,又能用英文作很好地解读。”日本作家立原透耶也曾笑称:“在世界范围,我们(日本科幻)不如中国科幻有影响力,这是因为我们没有刘宇昆。”


问题8:第一位获得雨果奖提名的华人女作者是谁?


第一位获得雨果奖提名的华人女作者是尤吉?福斯特(Eugie Foster),她的《面具时代》(Sinner, Baker, Fabulist, Priest;Red Mask, Black Mask, Gentleman, Beast)获得了2010年雨果奖最佳短中篇(Best Novelette)提名。


尤吉?福斯特1971年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她本姓“梁”,父母是中国移民。1992年结婚后随夫姓Foster,所以她的名字看上去并不那么华裔。福斯特在幻想圈非常活跃,不仅自己写小说,还曾主编过几份幻想评论杂志,以及担任过大型粉丝集会Dragon Con主席。她被业内公认是有才华且多产的短篇幻想小说作家。从2002年开始她共发表超过一百篇小说,并赢过一次星云奖。


令人遗憾的是,2014年9月她因淋巴癌英年早逝,享年43岁。她去世前一天发表的小说《当结束时,他抓住了她》(When It Ends, He Catches Her)获得了星云奖提名。前不久,在她丈夫和Dragon Con组委会的努力下,“尤吉?福斯特纪念奖”成立了。这是一项为了纪念福斯特的短篇小说奖,宗旨是为奖掖“优美的、有思想的、有激情的、能改变我们和整个行业的”短篇幻想小说。包括艾丽萨?王(Alyssa Wong)在内的五位女作者的小说进入今年的决选,胜者将在Dragon Con上宣布。


第二位是余丽莉。2011年,出生于美国俄勒冈州、时年仅22岁的余丽莉(E. Lily Yu)凭《马蜂和无政府主义蜜蜂》(The Cartographer Wasps and theAnarchist Bees)获得雨果奖最佳短篇提名。第三位是今年的郝景芳博士。她的《北京折叠》(Folding Beijing,译者刘宇昆)除获得了雨果奖最佳短中篇提名外,还入围了斯特金奖和轨迹奖。在她之前,夏笳的《2044年春节旧事》(Spring Festival: Happiness, Anger, Love,Sorrow, Joy,译者刘宇昆)曾在2015年雨果奖初选中获得了42张提名票(4.1%),列第13位。这是此前中国作家在短篇项目上最接近雨果奖的一次。


问题9:华人总共获得过多少个雨果奖提名?赢过多少次?



 华人总共获得过多少个雨果奖提名


注意最后两个你可能从没听过的新名字:谢启伟(CHEAH Kai Wai)和查尔斯?邵(Charles Shao)。前者的《爆发点:泰坦》(Flashpoint: Titan)和后者的《七杀虎》(Seven Kill Tiger)分别入围今年的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和最佳短篇。这两篇作品发表在同一部有关未来战争的选集中。它们能获得雨果奖提名,完全是因为被Vox Day选上了狂暴小狗(Rapid Puppies)的推荐名单。


所以,据上表统计,华人一共获得过34个雨果奖提名,赢下了其中的15次。如果只统计小说类的话,那就是22次提名,9次获奖。做一个有趣的分析,将小说类提名和获奖数按年代划分,得出的柱状图如下。可以看到,1980至2000年代,华人科幻作家获得的雨果奖荣誉凤毛麟角,几乎只靠姜峰楠一人孤军奋战。而到了2010年代,短短五六年时间,以刘宇昆为代表的第三代华人科幻作家群(包括中国作家)全面开花,拿到的雨果奖小说类提名有13个之多,并赢下其中的近一半。



 华人作者提名数&获奖数


问题10:有哪些华人作者获得过坎贝尔奖提名?


虽然根据官方说法,坎贝尔奖并不是雨果奖,但业内通常都把它看成是雨果奖的一部分,因为两者在组织方、评奖流程和颁奖安排等方面并无二致。坎贝尔奖专为奖励新作者而设,只有首篇“职业级”作品发表在两年内的作者才有评奖资格。它的提名名单常常代表了幻想文学界最具潜力的新鲜血液。


2012年以前,华人作者里只有姜峰楠曾在1992年获得过坎贝尔提名,并进而赢下该奖,凭的正是两年内发表的《巴比伦塔》和《领悟》两篇。2009年,加拿大籍华裔作家毕家怡(Tony Pi)获得坎贝尔奖提名,可惜未能获胜。2012年,余丽莉凭《马蜂和无政府主义蜜蜂》继姜峰楠后再此勇夺坎贝尔奖。犹记得颁奖礼当晚,刘宇昆和余丽莉先后上台领奖时,华人代表团那激动人心的掌声。2013年,马来西亚籍华裔女作家曹维倩(Zen Cho)获得坎贝尔奖提名。2014年和2015年,美籍华裔作家朱恒昱(Wesley Chu)连续两年获得了提名,并在第二年斩获该奖。朱恒昱也是位妙人,篇幅有限就不多介绍了。最后,今年的坎贝尔奖提名名单中又出现一位华人的身影,她就是前面提到的美籍菲律宾裔华人女作家艾丽莎?王。这位年轻的女作家出道不久势头却很劲,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凭暗黑系奇幻《填不饱的女儿》(Hungry Daughters of StarvingMothers)拿下星云奖。其发展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


将华人作者近几年获得的雨果奖和坎贝尔奖提名数结合在一起看,你有什么发现?没错,华人科幻作家在数量和质量上已经成绩斐然,而且新生力量源源不断,未来前景不可限量。事实上,我们还可以举出一批年轻的潜力新星,如获得过两次星云奖提名的连宏毅(Henry Lien)、新加坡女作家杨雅珺(JY Yang),以及陈致宇(Curtis C. Chen)、黄士芬(SL Huang)、李园(Shelly Li)、鲍嘉璐(Karen Bao)、徐泰哲(Peter Tieryas)等等。


责任编辑:宋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