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康眼中的科幻创作

来源:新华网 发布于2016-10-18 15:33:53 评论(0)

1015至16,由中国科普研究所、江苏省科协联合主办的第二十三届全国科普理论研讨会在南京举行。在会上,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分享了他眼中的“科幻创作”,并就目前中国科幻界对于科幻创作的一些共识做了漫谈式的综述。


 科幻就其主流来说是文学


1993年,王晋康因10岁娇儿想听故事而偶然闯入科幻文坛。在20多年的科幻写作生涯中,他已发表和出版了数十篇科幻小说,是最受读者欢迎的科幻作家之一。


对于科幻王晋康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科幻是文学”这一点是不该有疑问的,在英美科幻文坛从来不是问题。它要负担的主要是文学的功能,但是其中的核心科幻也有一定的科普功能。儿童科幻是科幻生态园中重要的部分,但科幻就其主流来说不是儿童读物,把科幻文学归类于儿童文学的旁支是不合适的,更不能因为科幻文学中有一些成人元素就批判其“毒害少年”。


科幻是俗文学,是类型文学,但有其特殊性


“科幻文学当然是俗文学。”王晋康说,科幻作家的主要任务便是为草根读者奉献好看的故事,给他们以阅读快感。它当然也属于类型文学,像其它类型文学一样有其“类型特点”。但与其它类型文学不同的是:它是以科学为源文化之一,由于科学体系的博大深邃,科幻文学就其体量来说远远超过其它类型文学,它本身就包含着极为多样的文学品性和风格,比如它涵盖了惊险推理小说、悬疑小说、探险小说、言情小说等等,可以说科幻就是一个小宇宙。再者,由于科学本身的深刻和严肃,科幻这种俗文学具有很浓的雅文化的特质,在“雅”这一点上丝毫不亚于主流文学。


科幻是关于未来的文学


面向现在、面向过去、面向未来,对文学文学家不外乎这三种目光。前两种目光下的作品是主流文学包括历史小说,第三种则是科幻作家的目光。在王晋康看来,科幻作家们并非不关注现实和过去,但他们更多的是关注未来。他们注目星空,关注人类的整体命运,探讨诸如“我是谁,从何处来向何处去”这类终极性命题,关注日益强大的科技对人类的异化。


    “大科幻”概念和“核心科幻”概念


“今天的科幻圈内已经形成共识,人们不去刻意区分科幻和非科幻、硬科幻和软科幻。”年近古稀的王晋康在大会上说到,科幻是一个大的集合,其外围部分与主流文学、惊险小说、悬疑推理小说、魔幻奇幻等是无法截然分清的。只要读者喜欢,作者尽可在自己喜欢和擅长的天地内任意驰骋。而这些作品中只要带一点科幻元素和科幻背景,都可纳入科幻的范畴。


但科幻文学就其整体来说,一定有其不同于其它文学品种的特点,否则这个文学品种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对于那些“最具科幻文学特质”的作品,可以称之为核心科幻,这个定义是我提出的,并在科幻圈内基本形成了共识,我觉得它比过去的“硬科幻”更为恰当。


针对核心科幻的特质,王晋康说到,科幻的特质浸于科学理性之中,有一个炫目的、新颖的、逻辑上可以自洽的科幻构思,能充分表达科学本身所具有的震撼力,常常使用科幻小说特有的手法如自由设置背景、宏大叙事、展现技术之美等。中国科幻作品虽然已经形态多异,但主流仍是核心科幻作品,如刘慈欣、何夕、江波、郑军、陈楸帆、张冉等的作品大都如此。


核心科幻与非核心科幻只是分类的不同,并无高下之别。实际上,科幻文学史上有很多经典作品反倒是非核心科幻,其更偏重于人文方面的思考和阐述,有更广泛的受众。但就整体而言,就科幻文学这个文学品种来说,一定要有一批优秀的核心科幻作品作为骨架,否则就会被其它文学品种所同化。


    科幻文学的社会功能


王晋康认为,科幻就其主流来说是文学并不是科普,不能强求它们具有科普功能。而且就大多数非核心科幻来说,也并不具有这个功能。只有核心科幻作品不同,它们大多具有一定的科普功能,能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向读者浇灌一些科学知识。


人们常常有一种误解,说科幻具有科技的预言功能,这不符合事实。大多数被人反复列举的例子,如凡尔纳预言了潜艇,其实都是科学家们的突破在先或科学界有人提出假说而科幻作家只是把它移植到作品中去。当然也有极少数成功例子,如克拉克提出同步卫星,但不能把它当成普适的功能。


科幻文学有什么社会功能?王晋康将其分成了三部分,一、科幻文学向读者提供阅读上的快感和精神上的享受。由于科幻文学的可以上天入地,信步时空,它们在这方面具有其它文学品种所不具有的先天优势。二、在孩子们心中尽早播下“热爱科学”的种子,它们将在适当的条件下自己发芽,这是科幻最重要的社会功能,功德无量。科幻作品还能启发孩子们的想象力,能够适当浇灌一些科学知识,帮孩子们熟悉科学思维,具备科学理性,为孩子们进入高科技社会做一些准备。三、为人类描绘101种可能的明天,既擂响人类向高科技明天进军的战鼓,也提醒人类注意其中的陷阱,进行清醒的反思。而这一点正是我前面说的“雅文化的特质”,在这点上,科幻文学同样具有其它文学品种所没有的先天优势。


关于科幻构思


在核心科幻作品中,有一种特殊的艺术表现手法,是其它任何文学品种所不具有的,那就是科幻构思。什么是科幻构思?王晋康解说到,科幻构思就是基于科学所做出的故事设定,比如《侏罗纪公园》中以琥珀中的蚊子血中所含的恐龙基因来复活恐龙世界;比如我的《终极爆炸》中,虚构了一种能把普通物质完全转换为能量的终极技术。其后的故事框架要建立在这个设定的基础上。


“科幻构思要有新颖性,有冲击力,它不一定符合科学的正确,但必须符合科学理性,在小说中能够自洽。它应该成为小说情节发展的内在动力。”王晋康说。


科幻作品中的硬伤


最后,王晋康提到科幻作品中的硬伤。他说,硬伤是泛化的,包括知识硬伤、逻辑硬伤和观点谬误。科幻作品中既然涉及大量科学知识,尤其是要提出一些超越现代科学的新构想,难免会出现硬伤。硬伤并不可怕,科幻毕竟是文学作品,不是科学论文,出一些硬伤在所难免。其实即使在科学圈内,对某一件事情(如转基因)也常常有针锋相对的观点,何况是科学圈外人?但对于常识性的、一般观众能够识别的硬伤一定要避免,明显的逻辑硬伤也要努力避免。

责任编辑:宋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