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师大发布科幻创意年度报告:透过科幻看未来

来源:科学网 发布于2016-10-24 13:19:31 评论(0)

在刘慈欣凭借《三体》摘得“雨果奖”后,大众对国产科幻的热情可以说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在看了那么多好莱坞科幻大片之后,大家愈发关心,中国科幻作家描绘了一个怎样的未来?


在不久前刚刚结束的“2016年中国科幻季”上,北京师范大学科幻创意研究中心发布《2016中国科幻创意与创新方向年度报告》,对2015年中国科幻文学的发展进行了研究分析。


数量平稳上升,质量变化不大


北京师范大学科幻创意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吴岩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说,该报告是由北京师范大学科幻创意研究中心召集国内24位专家学者以及一线科研技术人员和近30位高校学生共同完成的,通过独创的方式,对2015年发布的96种原创图书和423个中短篇小说中最核心的部分提取了多项创意点,并经过逐层迭代分析,最终形成了《2016中国科幻创意与创新方向年度报告》。


从整体上看,2015年中国科幻文学的发表数量平稳上升,但文学质量和创意创新内容却没有大的变化。综合来看,2015年中国科幻创意主要围绕着以下四个大的方向集中展开:航空与航宇技术、生物医学与后人类技术、电脑网络和人工智能技术、战略发展和武器技术。吴岩表示:“对这些方向的细致分析表明,中国科幻作家对特种航天器、社会生物学的理论与方法、网络化人工智能和战略性新武器的关注更加集中。”


从细节上看,2015年科幻文学对技术细节的呈现较为缺乏,而在技术对社会的影响方面则提供了更多详细的描绘。


对2015年中国科幻创新和创意方向跟中国科学以及世界科学技术的发展方向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后得出,两者之间具有极大的吻合性。这一方面反映出科幻文学对科学技术发展的关注,同时也说明科幻文学本身缺乏对创意和技术的推演与重视。


报告指出,从许多方面来看,中国科幻文学未来创意创新想要发展,必须通过人才更新和观念扩散才能够完成。


五大年度科幻创意创新热点


针对2015年发布的科幻作品,《2016中国科幻创意与创新方向年度报告》总结提出了以下五大年度科幻创意创新热点。


一是“繁荣的中国、崛起的中国、追梦的中国”。该类作品的创意主要集中在展现中国整体实力提高后,科技发展多方面的巨大进步。而这些进步会为民族和国家的未来、世界的美好明天创造了基础。


二是“互联网、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发展的未来”。此类创意特别关注在互联网和虚拟现实丰富的环境状态下,人类对现实的依存和关注度。虽然虚拟世界存在,但科幻作家更多关心被虚拟所对抗的真实世界的发展。


三是“生物、医学与后人类的未来”。该主题特别肯定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在未来生活中的作用,对相关领域作出了许多有价值的预想。特别是生物医学在产业方面的升级换代。作家们认为,后人类状况的出现,可能是下一个必须面对的个体和社会发展的重要难题。


四是“航天和航宇技术的未来”。科幻作家特别呼吁要重视非传统航天器的发展,关注航天医学的创新思路,要从长远的方面启动“天体工程”,要在近期特别关注新的太空政策规范下的自主航天活动。


五是“未来的战争和武器”。集中于该热点的作品特别关注信息时代的所谓海陆空天之外的“第五战场”,关注颠覆性武器的可能出现。此外,要对未来战争的形态和战略思想作更多创新性反思。


在虚拟现实领域,吸引眼球的一个创意热点是,从远期来看,“非虚拟现实保护”将成为一项新的公益事业。“非虚拟现实保护”这个概念,在计算机博士、《人工智能学家》主编刘锋看来都非常超前。随着虚拟现实的不断涌现,将对人们的生活方式造成很大的改变。在可预见的十年里,电视、网络以及各种媒体设备都将虚拟现实化,而与此同时,人类真实生存着的非虚拟现实,很有可能会因为投资和注意力的转移被极速破坏,相应的,“非虚拟现实保护”在长远的未来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新的公益事业。


人机融合的赛博格状态在科幻电影中屡见不鲜,科幻作家不少也认为将彻底完成,而且将消除人机大战的阴霾。刘锋则分析指出就目前发展来看,人机结合还是会以浅层接触为主,像是计算机的外界设备一样,通过一个接口完成,而不是直接内置在CPU里。他在采访中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除非是生病或者生命将要终结这样的极端状态,否则人们一般不会放弃对身体的强保护。”


在航天航宇领域,阿缺作品《征服者》中“飞马”的概念也让人眼前一亮。小说中的“飞马”利用生物工程培育,可以达到第一宇宙速度。


中国科技馆古代科技展览部副主任赵洋在采访中告诉记者,“这样的创意虽然在技术可行性上还有待论证,但它们提示航天科技工作者,创新要从跨学科的思路出发,进行非传统的颠覆性技术开发,例如常规的发射系统是化学燃料火箭。但新型发射系统可以是炮射卫星:气体炮、电磁炮,还可以用基于新材料的太空电梯把有效载荷提升到太空中。这些都是跨学科的成果。目前航天发射技术与生物技术交集较少,而航空技术早已应用仿生学。从这个思路出发,‘飞马’的创意为未来的新型航天运载工具开发提供了跨学科的灵感。”


创意方向未来将更加多样化


从科幻作品中提取创意和创新,早已是全世界各地创新研发领域的共识。在科幻史上,许多具有现实意义的创新性观念或产品,来源于科幻作品。像儒勒·凡尔纳小说《海底两万里》中提出的高级潜水艇、H. G· 威尔斯《被解放了的世界》中提出的原子弹、康斯坦丁·齐奥尔可夫斯基《在地球之外》中提出的太空站、阿瑟·克拉克《天堂喷泉》中提出的太空电梯、威廉·吉布森《神经浪游者》中提出的赛博空间。所有这些都在后来引发了科学研究并最终使部分创意成为了现实。


吴岩介绍说,考虑到颠覆性技术在今天的国际竞争中所占据的重要位置,世界许多国家都正在寻求非外推方法去预测新的热点技术的诞生方位。而在这方面,科幻文学和艺术常常是被关注的重点范围,许多具有创新特征的科研人员,会从中获取新的灵感,美国国防部新技术预先研究局(DARPA)和国土安全部(DHS)已经将邀请科幻作家参与科技创新和未来预测当成了惯例。他们还会以项目招标方式,寻求对科幻作品中新技术的分析和解读。


关于中国科幻文学在未来的创意创新发展方向,报告指出,会随着作家的来源泛化而变得更加多样。其中对技术创意的创造性供给和对社会发展影响的蔓生化描述,将主宰今后两年的科幻创意方向。


责任编辑:宋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