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畅想曲:没有“存在感”,但有“小清新”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于2016-12-19 08:55:57 评论(0)




在类地行星中,有一些备受关注,比如火星;还有一些稍受冷落,比如水星。在火星探索火热进行之时,日本却看上了水星。其实无论在现实中,还是在科幻作品里,水星都自有它的特色——


2016年最重要的天文学发现之一,就是天文学家们在半人马座α星系中找到了类地行星。这颗行星被命名为比邻星b,距我们只有4.24光年,相比其他太阳系外的类地行星都要近得多。而且这颗类地行星只比地球重一点,上面可能有水。这就再次激发人们对星球上可能存在生命形式的幻想。


类地行星指那些结构和地球相似的固态行星,它们围绕特定恒星做一定距离的公转,有含铁的金属球心,球心外包裹着厚实的地幔,星球表面布满峡谷、陨石坑和山峦。大小、温度与地球近似的类地行星,有可能存在生命形式,更有可能成为我们人类新的宜居地。


迄今为止,科学家们已经在太阳系外找到了众多类地行星。然而,还无法发射探测器去详细了解这些类地行星,看看它们是否能够成为“新地球”,承载人类移居的希望。


其实,太阳系中就有类地行星,且更容易了解和改造,它们是水星、火星和金星。火星早就被我们关注,中国计划在2020年底发射火星探测器,对火星展开环绕勘探;美国更是计划2030年左右将人类送到火星。金星离地球最近,人类对太阳系的空间探测首先从金星开始。迄今为止,发往金星或路过金星的各种探测器已经超过了40个。


但人类的探测器只有两颗接近水星。距离太阳最近的水星,真是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未来篇


不适合移民,做星际加油站如何


就在中国和美国不约而同地准备火星计划的时候,据报道,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却把下一个探索目标瞄准了水星,并计划在2018年发射两个飞行器前往水星。飞行器将在2024年抵达水星,对水星的磁场和生命迹象等展开研究。


日本为何如此重视水星?


水星非常靠近太阳,常被笼罩在阳光之中,地球上不容易看到。古代中国称呼水星为晨星或者昏星,就是指只有在凌晨或者黄昏,太阳光不那么耀眼的时候,水星才会羞答答现出真身。因为离太阳近,水星上的太阳辐射非常强烈,中午地面温度能达到427℃,人要是此时站在水星上,几分钟就被熔化掉了。水星稀薄的大气层无法保存太阳光的热量,也无法调节水星赤道与两极区域之间的热量平衡,一到深夜,水星上的温度就会骤然降到零下173℃。这样极端的气候可不适合生命存活。


但水星是太阳系中唯一拥有全球性磁场的类地行星。其磁场强度不到地球磁场强度的1%,而且北半球磁场几乎是南半球的三倍。尽管如此,行星磁场围绕在行星周围,将太阳高能粒子屏蔽于其外,有害的太阳射线和其他宇宙射线不能长驱直入,这就为生命的出现和演化创造了条件。


水星不仅仅有磁场,还可能存在水!美国的“信使号”探测器证实,水星极地的永久阴暗区陨坑深处极大可能存在水冰。这些永久阴暗处不会被炽热的阳光晒烤,也不会遭受超低温的威胁。


水星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充沛的太阳能。太阳能不仅可以给水星基地建设和生产提供能源,还能成为航天器的动力。


在地球附近,800米宽的太阳帆将得到约5牛顿的光压力,到了水星,太阳帆只要400米宽就能得到相同的推力。

人类最终会在水星上建立定居点吗?虽然水星可能并不适合大规模移民,但做星际旅行加油站还是蛮好的。


幻想篇


东西方科幻,谁更爱水星


大概是水星实在太难观测,人们对它也没有更多的幻想。在西方的科幻作品中,水星“露面”的机会也不多。1984年,美国物理学家和科幻小说家罗伯特·福沃德在他的小说中,提出一种环绕水星的推进系统。这套系统是一个激光站,由1000个激光器组成,每个激光器宽30千米。激光站将捕捉到的太阳能转换成总功率约1300太瓦的激光束,总量相当于地球获取的总太阳能量的1%,用来推动太阳帆航行。如果要乘坐太阳帆去往海王星,可以先去水星,通过激光站使太阳帆获得更大的推力,提高加速度,快速向海王星行驶。JAXA说不定就是看了这篇小说,才有了光顾水星的想法。的确,在水星建立一座太阳帆工厂和一个激光加速站,是很划算的买卖。


擅长制造航天传奇的好莱坞也不太重视水星,他们仅仅在2000年制作了一部电影《水星计划》,但电影中并没有太多内容和水星相关。电影讲的是17岁天才少年如何模拟火箭发射、提出水星空间计划、飞向太空救援即将毁灭的宇宙飞船。


倒是中国的科幻小说作家,扎扎实实创作了两部水星为主角的科幻小说,且都很优秀。一部是王晋康的中篇小说《水星播种》,讲了一个漫长而令人震撼的故事:素有善心的商人陈义哲,突然获得了一位陌生人沙午女士的遗产。沙午创造了一种能在液态金属中生存的硅锡钠微生命变形虫,但她去世时已经无力维持这个生命圈的运转。她请陈义哲把变形虫放生到水星去。水星上的环境适合变形虫生长进化。亿万富翁洪其炎愿独力承担放生所需资金,条件是他本人要到水星上陪着变形虫,观察和引导变形虫的进化过程。播种计划顺利实施,洪其炎被冷冻在水星北极的冰层中,每千万年醒来一次。十亿年后,由洪其炎进化而成的水星人试图复活洪其炎,在它们看来,这是与上古神灵进行沟通的方式。但是水星人不懂得正确的方法,反而毁灭了洪其炎的肉身。


《水星播种》既有对非碳基生物的科学探索,又有人类造人与宗教的探讨,是一部气势磅礴有大情怀的作品,一经发表,就荣获了2002年中国科幻银河奖,被视为王晋康的代表作之一。


与黄钟大吕般的《水星播种》相比,凌晨的短篇小说《水星的黎明》就宛若小提琴独奏,自有一种动人的小清新。小说讲述太阳系飞艇比赛中,一艘迷路坠落水星的飞艇“红霞号”如何利用水星极地的冰层自我拯救。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双目失明的女性若彤,她争强好胜,不仅仅是“红霞号”的设计师,还是驾驶员。当“红霞号”迫降水星之后,若彤克服了重重困难,为自己和飞艇找到了生的希望。

(图片作者:haicomcom123) 




责任编辑:宋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