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克·贝松不喜美式科幻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于2016-12-22 10:25:47 评论(0)


曾经执导过《这个杀手不太冷》、《第五元素》等经典影片的法国导演吕克·贝松,上周现身北京电影学院为新片《星际特工:千星之城》做宣传,和同学们分享了这部科幻巨制的精彩幕后故事。虽然是全英文演讲,但他独有的法式幽默仍让全场笑声不断,而他带来的一段长达6分钟的独家片段,更是抢先曝光了星际大都会的炫目画面和其中千奇百怪的外星生物,看得观众们惊叹不已。据悉,该片将于明年7月在北美及全球上映,并有望引进中国。


看完《阿凡达》

把第一稿剧本扔进了垃圾桶


拍摄《星际特工》,是吕克·贝松酝酿了一辈子的梦。“我十岁的时候第一次看漫画,《星际特工》就是我的启蒙读物。那时候没有互联网,那个漫画每周三只出两页。所以我不得不等六天才能看到新的一集。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想着,能不能把这个漫画拍成一部电影,因为这是我儿时的纪念和心愿。”


1997年,吕克·贝松执导的《第五元素》成为科幻影片中的经典之作。当时,《星际特工》原著漫画家也参与了《第五元素》的制作,他提醒吕克·贝松,“你干吗不拍《星际特工》呢?”但当时,技术条件并不成熟,因为《星际特工》里面人类角色只有三四个,其他的全是外星人,需要大量的特效制作。


随着CG技术的不断飞跃,拍摄《星际特工》的时机终于出现了,吕克·贝松也写好了剧本。但这时候,同样以外星生物为题材的《阿凡达》上映了,并在全球造成轰动。“我看了《阿凡达》,回家以后就把我的剧本扔到垃圾桶里去了,我绝对是这样做的。”他坦言,“《阿凡达》的层次太高了,如果我想要在这个市场上存活的话,必须要做得更好。”


后来,吕克·贝松又花了9个月的时间,专门修改剧本,直到达到他心目中的完美。在他设计的星际大都市中,汇聚了3236个外星种族、5000种通用语言、2000万太空居民。严谨的吕克·贝松不仅给这个空间站创造了长达千年的编年史,甚至还为每个角色都写了五页纸的背景故事。“现在的剧本已经很好了。”不过他也调侃说:“我希望《阿凡达2》出来之前,赶紧把我这个电影上映,否则还得扔到垃圾桶里面去。”


嫌弃美式科幻千篇一律,鼓励设计师自由发挥


“如果非要拿《星际特工》和《第五元素》相比,那么两者的区别好比白昼与黑夜。”吕克·贝松指的是特效方面,“《第五元素》里有188个特效镜头,而这部电影里是2734个。20年前的技术像是恐龙时代,而今天的技术可以无所不能了,我们所面临的限制就是想象力的缺乏。”他毫不客气地把矛头指向美式科幻大片和动漫电影,“这些电影有一个通病,就是千篇一律,让我看了很不过瘾。”


为了让自己的科幻电影不落窠臼,吕克·贝松在全球甄选了5位美术设计师,其中还有一位中国人。“我不允许他们互相交流,我和他们也不见面,只是每周在网上联系一次,甚至不要求他们每周都交稿。”他说,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给设计师最大限度的自由,“一年之后,我拿到了8000多张大家所能想象到的各种外星人的形象。”他强调,最终成片中30%的外星人物灵感来自漫画,而70%的外星人物都是再创作的。


有了手绘稿,接下来就是CG制作,这时候吕克·贝松不得不和好莱坞合作了,他选择了最知名的维塔工作室和工业光魔,前者制作过《阿凡达》,后者制作过《星球大战》。“因为一个公司做工作量太大,所以我找两个公司一起合作。但我没有预料到,六个月后,他们打起来了。” 吕克·贝松笑称,两家公司都想超过对方,所以不断进行修改完善,“我就没有事做了,就光看着他们给我提交作品。”


从漫画到设计师手稿再到特效制作,1000多位艺术家工作了两年半的时间才最终完成。但吕克·贝松并不希望大家一味关注这部电影的特效:“技术是他们的工作,对我来说,故事才是最重要的,还有情感。如果一部电影只有特效,很可能让人昏昏欲睡。”


搞不懂中国女孩为何尖叫,劝粉丝别对吴亦凡期待太高


《星际特工》的故事设定在公元28世纪,“银河城”这座地球首都成为了整个帝国的中心。戴恩·德哈恩饰演的男主角Valerian是诞生在这座城市的一个时空警察,卡拉·迪瓦伊饰演的Laureline是他从11世纪的法国带回来的乡村女孩,后来也成为了一名时空特警。除了这两位主演之外,歌坛小天后蕾哈娜和中国人气偶像吴亦凡也都有加盟。


吴亦凡的影响力让吕克·贝松有点意想不到,“我们在巴黎拍摄,有时候早上八点就有一大堆小姑娘在门口喊吴亦凡的名字,我就在想,这些人从哪儿来的?”尽管如此,吕克·贝松并不会对吴亦凡另眼相看:“我对他的态度和其他演员一样,他非常专业,也能完全融入剧组,永远都准时,我和他合作非常愉快。”他也不忘提醒“小姑娘们”:“告诉他的粉丝们,不要期望太高,他不会有太多的戏份,他演的船长并不是头号主角,当然还是很酷的。”


活动现场,有人问吕克·贝松打不打算来中国拍一部电影?通常,国外导演们都会客套地表示“很期待”或是“等待机会”。但吕克·贝松却直言不讳地说:“最适合拍中国电影的应该是中国导演,你们应该去拍中国的故事,你们应该告诉我你们的身份,你们的感受。我不会来中国拍片,是因为我喜欢中国。就像我看到美国人来拍巴黎,也不会看好他们。”本报记者 李俐  

责任编辑:宋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