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科幻文学的舞台 已经少不了“中国元素”

来源:《深圳晚报》 发布于2016-06-16 09:30:15 评论(0)

2015年,中国科幻文学似乎在沉默中爆发,先是开栏15年的《自然》杂志(《Nature》)“未来”栏目终于发了中国人写的科幻小说,而且是一个月内连续发表两篇中国科幻作者写的英文小说;然后是刘慈欣喜获素有科幻诺贝尔文学奖之称的雨果奖,引发人们再一次追捧《三体》的热潮;之后又传出科幻名家王晋康的长篇科幻《十字》签约美国,有望登陆美国图书市场的消息……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科幻文学正逐渐步入世界,像《2012》《火星救援》等科幻大片那样,世界科幻文学的舞台,已经少不了“中国元素”。


《追杀K星人》 王晋康 著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2016年1月出版


中国科幻文学出版迅速升温


今年69岁的著名科幻作家王晋康,明显感受到了中国科幻文学的变化。王晋康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科幻作家之一,自1992年开始创作,至今已在科幻文学界坚持了24年。他是18届银河奖得主,被誉为中国科幻的“泰山北斗”。中国科幻最低迷的时期,他曾凭一己之力支撑中国科幻的大格局。


王晋康在接受专访时介绍,中国科幻文学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的沉寂,1992年开始复苏,逐渐向上发展,到《三体》2006年至2010年由《科幻世界》杂志连载、并且出版,形成了第一个高潮,只不过那时还未形成全社会的关注。2014年《三体》英文版登陆美国、2015年刘慈欣获得雨果奖,则达到近些年来中国科幻文学的最高潮。


随着中国科幻文学高潮的来临,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中国科幻文学作家的创作环境越来越好了。王晋康说,仅就他个人而言,已经感觉到科幻文学出版的迅速升温。不仅国内多家出版社要求再版他之前的作品,包括亚马逊等国外出版机构,也找他商谈英文版。


2016年1月,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一口气再版了王晋康的两部经典作品:近几十年来科幻中短篇作品合集《追杀K星人》,以及一部极具代表性的科幻长篇《时间之河》。而王晋康的《十字》《虫子的世界》《2.5次世界大战》和即将出版的《爱因斯坦密件》等作品,都已经和美国图书公司签约。


王晋康告诉记者,中国科幻文学发展了这么多年,已经积累了一批优秀作品;这几年科幻出版、科幻影视,都处于比较热的状态;相信随着创作环境的日趋成熟,三五年内,中国科幻文学创作将会出现一个更大的高潮。


《吞噬地球》 刘慈欣 著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 2016年1月出版


《三体》英文版全球销量逾11万册


在已经走向世界的中国科幻文学作品中,最耀眼的便是刘慈欣的《三体》了。据中国教育图书进出口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2015年底,《三体》系列第一部的英文版在全球销量已超过11万册,销售码洋逾200万美元,取得这一销售成绩,距离该书英文版的全球首发约1年2个月时间。目前,这部英文被称为《三体问题》的实体书已有5个版本在国际市场上发行,此外还以有声书光盘、有声书下载版、电子书等多种形式发行。


《三体问题》的海外发行成绩单令人印象深刻。2015年年初开始,该书就接连获得星云奖、雨果奖、坎贝尔奖、轨迹奖、普罗米修斯奖等五项海内外科幻大奖的提名,并最终斩获雨果奖。《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卫报》《出版人周刊》等海外媒体和书评机构以罕见的热情和篇幅对这部中国文学作品的英文版进行了大量报道。《三体问题》英文版还登上了当地多份优秀图书榜单,并在伦敦书展上受到欢迎。


王晋康评价,《三体》不仅翻译出去了,而且销量也站住脚了,这张成绩单是主流文学作家都很难企及的。中国主流文学,除了极个别的作家之外,翻译作品销量是非常少的,甚至只有两三千册。有个形象的比喻说,中国作家的作品一走出国门就是“站着的”,重点推介的作品都是平放的,非重点推介的作品才是竖着排放的。


“我有一种感觉,世界对中国科幻的关注,也正意味着对中国的关注。”王晋康说,与其他文学品种不同,科幻文学是与国家发展、经济形势“正相关”的一种文学类别。国势越强,科幻文学的受关注就越大。如今,中国科幻文学已经萌发了走向世界的势头,此后如何发展,不仅要看中国科幻文学作家的努力,还要看我们国家今后在世界的影响力。


让中国元素从“作料”变成“主菜”


作为类型文学的一种,科幻文学是一种通俗文学;但与其他类型文学不同,它又是雅文化特征非常浓的类型文学。王晋康认为科幻文学的人文关怀,丝毫不亚于主流文学,虽然其文学特性决定了它的社会广度会差一些,但其对人类本源、世界本源的关注和思考,却比一般文学类别更加深邃有力。


著名作家、科幻评论人无意归曾说:“面对浩瀚无际的宇宙、无涯无边的时间,个体的存在实在是太微渺了,微渺得如同一只趴在时空罅隙间的蝼蚁,无声无息,无关紧要。……可是作为一根有思想的芦苇,人类并不甘心在面对时空的联合‘剿杀’时毫无招架之力,于是总想借助科技的力量、思想的触角来超越时空,进入到宇宙之心、时间之端。……借助心的思索能力,想象力的辽阔空间,人类跨越了科技的时代局限性,让自己变成了睥睨宇宙的超人,预言未来的先知,而其中走得最远的,莫过于科幻作者。”


科幻的意义,并不仅仅表现在想象力方面,它也是综合国力和民族素养的体现。以近年来登陆中国的好莱坞大片《火星救援》和《2012》为例。在《火星救援》中,美国的太空飞船出现事故,被留在火星上的宇航员短时间内美国无法解救,最终只能寻求中国太空力量的帮助,而在《2012》中,中国则成为全人类的救世主,在大灾难中解救了人类……此外《变形金刚》系列、《X战警》系列,都或多或少留下了中国元素。中国13亿人口,是个远超欧美总合的潜在大市场,国外科幻电影为了取悦中国观众,就不得不考虑中国元素。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科幻文学逐渐步入世界舞台,也似乎水到渠成。随着中国科幻文学的不断成熟,被翻译到世界各地出版、改编成科幻电影进行拍摄,也将成为热点。或许,“中国元素”不再只是“作料”,而是作为“主菜”的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原标题:中国科幻文学走出去了 作者:李福莹

责任编辑:汪海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