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火

来源:《知识就是力量》 发布于2016-06-16 14:34:36 评论(0)

导语


太阳活动已经减弱了许多年,地球上的冰河特征越来越明显。为了避免全球气候出现大的逆转,一个激发太阳活动的国际计划开始执行。而负责执行计划的,是被称为“燃火者”的一系列智能无人飞船和机器人……


(正文)

“文昌,这里是国际空间环境地基监测中心,监测正常。”

“文昌,这里是全球环境与安全监测中心,监测正常。”

“文昌,这里是国际深空探索器监测中心,监测正常。”

“文昌,这里是超算监测中心,监测正常。”

……

无数信息集中涌入文昌航天中心综合处的“ATS计划”执行部。ATS,意即Activate the sun,旨在激活太阳,产生太阳风暴,从而改变地球的气候。此时,执行部圆形阶梯大厅的每一层台阶上都布满了控制台,工作人员正紧张地忙碌着。大厅中央,“地球-太阳实时状态展现系统”按照大厅的尺寸比例,呈现出一个火热又明亮的硕大太阳,蓝色晶莹的地球小巧地落在一旁,还有那在地日之间微小得像蚊虫的许许多多人造飞行器。

墙上,一行数字不断变化,如同战鼓的鼓点,催促着每个人的脚步。只见此时,数字显示着:“北京时间PM 18:00   2065年3月20日。”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PM18:15  月球国际天文台

“文昌文昌,这里是月球国际天文台,‘燃火者’第四次姿态调整监测正常。”方自健报告。离他半米远处,是一个微型的“地球-太阳实时状态展现系统”,由虚拟现实增强技术制造出来的太阳正安静地喷射着火焰,27艘“燃火者”无人飞船像27粒黑芝麻,贴在红彤彤的太阳上面。方自健好几次都想伸手去擦拭这些家伙,手穿过了太阳才醒悟,这一切不过是电脑的仿真影像,于是不由得笑骂道:“我这笨蛋!”

“月台,你是挺笨的。”太阳影像上叠映出夸父太阳观测站的舱室,太阳马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位于L5拉格朗日点的夸父太阳观测站。站上的三名工作人员挤成一团,笑嘻嘻地说。

这三个人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却长得好像三胞胎,方自健永远搞不清楚他们谁是谁。

“你们那边怎样?”方自健问。

那三胞胎一一回答:“挺好。”“太阳很老实。”“磁暴就像中医点穴。”又齐齐伸出食指、中指摆出“V”状,异口同声道:“ATS激活太阳,欧耶!”

这段对话马上被文昌那边剪辑为30秒的视频,散发到星空深度网络的边边角角,立刻博得公众的超高点击率和关注度。方自健扫了一眼显示在水杯壁上的全球热点话题,苦笑了一下:“公众终于肯关心我们了。”

“地球太冷了嘛。”伪三胞胎之中的一个有板有眼地说:“ATS激活太阳后将增加地球表面20%的光照,大大改善目前的极端天气,当然会获得公众的支持。”

“‘燃火者’是关键,轰炸太阳,引发太阳内部的耀斑爆发。ATS,”方自健揉揉太阳穴,“了不起。”方自健见过在月球表面集训的“燃火者”,这些灵巧的自动飞行器闪着耀眼的光泽,非常漂亮。想到它们将要被太阳炙热的大气层吞没,方自健心里还是有些可惜。

伪三胞胎却不以为然:“它们是机器!”“了不起的是我们,能够驾驭了不起的它们。”“是的,没有我们的梦想,超算不过是一堆沙子。”

沙子变成了万能机器,方自健哆嗦,不过百余年,仿佛就换了人间。超算甚至可以制定ATS计划!

太阳耀斑爆发后,对外辐射将急剧增加。可见光、紫外线、X射线、伽玛射线、红外线……都会呼啸着狂奔向地球,形成汹涌的太阳风暴,首先危及地日之间所有人类设施,其次破坏地球大气中的电离层,干扰地球磁场,损害全球信息通讯系统。这种种的后果,如果没有超算的精心设计加以避免,改造太阳来拯救地球的“ATS计划”就真是白日做梦。现在,超算系统已经布置好了引流通道,引导太阳风只攻击大气层中的特定位置,以触发全球大气对流方式的改变,从而促进全球气候变化,减缓地球日渐变冷的趋势。

“如果超算计算有误,就错了一个小数点,”方自健不禁打了一寒颤,“会有什么后果?”

伪三胞胎笑得欢实:“不可能。”“想都不要想。”“那不是一台超算!那是全球超算网络!整整108台!”

方自健做了个鬼脸,仿佛怀疑超算就如同怀疑人类的存在。他不怀疑,他只是莫名地惊恐。

“你比我还婆婆妈妈。”杨志远说,“你在月球上发神经的时间太长了。”

是,一个人呆着容易胡思乱想,但杨志远也是独自面对望远镜,他就没那么多想法。

方自健敲动水杯,呼唤好友,没有回应,大概还在外巡视。他抬起头,那伪三胞胎仍然挤在视频窗口里。

“你们觉得ATS计划能成功吗?”方自健问。

伪三胞胎信心满满,齐声笑答:“人定胜天,当然行!”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PM18:30  贵州省平塘县大窝凼天文台

杨志远已经巡视完了大部分区域,走到观景台上休息。群山环绕的大窝凼就像一口大锅,巨大的FAST射电望远镜静静地躺在锅的中央。游客从观景台走到望远镜,需要沿螺旋状的道路曲折盘旋而下,望远镜从视野中的半圆形锅子渐渐变成眼前的庞然大物,那种震撼无法言说。时值初春,山里寒冷阴湿,游客原本稀少,但最近ATS大热,连带着大望远镜也被关注,每日游客竟然过千。此时天已经很暗了,观景台上还站着不少人,不住朝脚下眺望。但山林里到处黑黢黢的,连望远镜也快被这黑暗淹没。

“回去吧。”杨志远劝,“马上就要下雨了。”

游客们还恋恋不舍。杨志远说:“ATS直播可是绝无仅有,千载难逢。FAST天天都在这儿,跑不了。”

游客们笑起来,就有人问:“干嘛晚上执行ATS计划?白天看不是更壮观?”

“13个攻击点都在大洋上空,这时候那边是白天,大洋面对太阳。”杨志远尽量耐心解释,“何况,我们不能直接面对太阳观测,眼睛会坏掉的。”

游客们这才兴尽散去。伴随着微微的发动机启动声,几点车灯在丛林中晃动了一下,天地便重归静寂。杨志远走到观景环廊入口——这是一段悬空的玻璃走廊,游客们最喜欢白天站在上面,人好像漂浮在望远镜上。杨志远走上去,低头,他分辨得出玻璃下面大望远镜粗黑的轮廓。碳钢玻璃反射他夜视鞋的冷光,显出自身晶莹剔透的存在,提醒着他正站在一块玻璃上面。

人类的现在,是不是也在玻璃板上?超算组成的玻璃板,强大坚硬,将人类和自然隔绝开来。为了人类的舒适,玻璃板就变出各种花样。他脚下这块是超强度的玻璃板,坦克压过来都经受得住。正要执行的“ATS计划”,则是超规模,目的是为了人类能享受到舒适的气候。10年来,地球平均气温一直在降低,各地气候都在变化。大窝凼的春天越来越冷,越来越潮湿。几滴冰碴扎进杨志远的皮肤,山区的毛毛细雨,落下来就凝结起来,如细小的冰沙,糊在人身上,寒冷到骨头中去。尽管杨志远就是本地人,还是在这凝毛细雨中打颤。

杨志远快步走回观测站。FAST专注“两暗一黑三起源。”而一晃眼近50年过去,在太空望远镜越来越多的2065年,渐渐失宠的FAST这次能加入ATS观测系统,说不好是幸运还是祸事。

观测站里温暖明亮,杨志远脱下已经潮湿的外套。初春,站上没有第二个人了,他吹声口哨。

方自健的虚拟形象出现,时间显示是12分钟前的留言。“我害怕。”方自健说,脸色沉郁,“万一那些攻击点不对,触发错误……我不敢想象。”

接着,又一个虚拟形象出现,8分钟前的留言,这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穿着白色的春季校服,精神抖擞。杨志远认出她是自己做顾问的中学联盟天文台的会员林奕。

林奕满心欢喜:“杨老师,我们切入了惠灵顿联合观测站的系统,这样,我们就可以完成观测任务了!”

杨志远把林奕的留言复制给了方自健,附加自己的一句话:“举世皆欢你独醒,你好意思吗?”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PM19:00  中学联盟天文台昌平台

当《新闻联播》片头曲开始的时候,一直碎屑般在天空飘荡的雪花终于变成了鹅毛状,劈头盖脸地迎向路人。赵晨光赶紧小跑几步,踏上天文台的台阶,在电视主持人“今天的主要新闻有……”的声音中走进天文台,身形和正在絮叨的主持人几乎合二为一。主持人端坐的虚拟影像毫无障碍地继续念叨着全球大事,倒是赵晨光被影像晃了一下眼睛,踉跄了几步,冲到工作台前才站稳。

“你小心点!”林奕尖叫,赶紧点关闭键,工作台台面立刻恢复为普通的黑色塑料桌面,耐压耐脏耐高温。

赵晨光把盒饭放在桌面上,喘口气,拍打身上的雪说道:“春分还下这么大的雪,老天爷又发神经。”

林奕瞪眼:“这几年不都是这样嘛,地球开启了‘冰寒’模式而已。你们男生就爱瞎抱怨。”

赵晨光吐舌,做个鬼脸。一旁的电视主持人正在播报:“春分麦起身,一刻值千金。但本周华北地区的持续降雪,给春小麦的生长带来了极大困难。”影像随即变成白茫茫一片的郊野大地,大雪中,蹲在田头的农民满脸焦虑。

林奕不快:“怎么回事,今天头条不该是ATS吗?”

“ATS毕竟是天上的事情,和咱老百姓关系不紧密呀。”赵晨光逮着机会吐槽。

“瞎扯,ATS不就是为了改善气候环境,让春分能升温下雨,和从前一样吗?关系大了去了。”林奕生气,就要关闭电视。

“别别,”赵晨光赶紧拦住她,“往下看肯定有。”

画面切回到主持人中国男性的标准脸庞上,他用非常好听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地播报:“今天午夜,ATS计划将正式实施。目前,全球已有47亿人订阅了实况转播。”画面上出现了世界各地的天文台和观测站,各种肤色发色的男女老少粉丝们穿着厚实的棉衣守候在这些台站旁,满脸兴奋之色。

林奕不屑,点击桌面,工作台台面恢复了,她调出ATS专用频道。

赵晨光惊呼:“哇,惠灵顿系统给了我们接口!”

林奕都懒得生气了,说:“大惊小怪!我们的观测成绩一直很好,为什么不能有接口!”

赵晨光不习惯平面视频,想更改为立体显示模式。林奕的手却抢在他之前接触屏幕,点击台面。

月球国际天文台出现了,方自健有点惊恐地回过头。

“是你们啊。”方自健勉强做出了一个愉快的表情,“你们还没吃饭?”

“方老师,我们进入了惠灵顿联合观测站的系统,和他们共享中学天文台网观测数据,这样就能描绘太阳黑子在ATS计划执行期间的变化情况了。”林奕兴冲冲地汇报,“要不我们就什么都干不了,只能傻坐着等天亮。到那时太阳耀斑爆发早结束了。”

原来听了杨志远的话,方自健也当了中学联盟天文台的顾问。相比林奕的兴奋,赵晨光一脸“我还没吃饭就别讨论星星”的表情更吸引他。于是方自健转而问赵晨光:“你不相信ATS能成功?”

“啊?”赵晨光奇怪,挠头说,“我没想过。超算做的事情会不成功?”

方自健这才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心里话,连忙辩解:“噢,当然会成功。超级计算机嘛,尤其是网络化之后,能耐大了。”这话说得很不真诚,方自健不由得四下看看,幸好繁星3号听不出他声音中的调侃之意。繁星3号是月球上的超算,管理着月球上的一切人类设施,支持着月球上所有的人类活动,就埋在南极月海的地下。现在,繁星3号还是执行ATS计划的超算网络中的一个节点。

但林奕听出了方自健语气中的问题,立刻问:“老师,你觉得ATS这事不大可能成功?超算的计算方式和逻辑推理有问题?”

方自健感到额头发凉,摸摸却并没有冷汗出来,他并不擅长编造理由,连忙说:“我哪儿有能耐看出超算的问题!我还局限在人类的思维定势和行为框架中,对太阳心生畏惧。”

“这样啊!”林奕深表同情状,“那您还真不如杨老师。”

方自健连忙表示赞同:“是啊是啊,我还要向杨老师学习。”杨志远怎么说来着——举世皆欢你独醒,最讨人嫌的行为就是在大家高兴的时候泼冷水。

“可是,”赵晨光慢吞吞地问,“超算真没有失手的时候吗?”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PM19:45  月球国际天文台

超算还真没有失手的时候。方自健用了半个小时梳理超算的发展历史,死活想不出来超算失败的例子。随着虚拟场景的不断变化,他脑海中充满了“超算为自己找到了永动机”“太空进入超算时代”“超算在月球成功开机”等等新闻标题,20年来,超算帮助人类消灭了疾病和战争,走入深海与太空,已经深深渗透进人类的生活之中。方自健扫视四周,仪器全部铆死在墙里面,一排排整齐有序,反射着明亮的阳光,阳光从长方形窗外射进来,月球南极的阳光灿烂,四台巨大的天文望远镜沐浴在光海之中,雄姿英发。方自健不由得肃然起敬。生活在这个科学昌明发达的年代,人们马上就要利用太阳进行地球气候改造工程了,应该理所当然地自豪骄傲啊!怎么自己内心却如此地充满怀疑和不安呢?

“文昌呼唤。”随着一个调皮的女声,虚拟场景变回“地球-太阳实时状态展现系统”。拉格朗日站、月球天文台,以及分布在地球和太阳之间的其他人造设施都清晰可见。方自健甚至想放大月球天文台后,一定能看到自己正坐在控制室中发呆的傻样。

“你们都还好吗?”女声问,“ATS计划”执行部的虚拟形象Sunny走向方自健。这是一个年轻充满活力的女性形象,笑容甜美,身材曲线动人,此时的她同时也出现在其他工作人员面前。

地日间的工作人员头像瞬间全部出现,压住各自所在的设施影像。虽然七嘴八舌,但大家表达的意思基本一致:没问题,太阳很正常,计划很顺利,我们很开心……

Sunny提醒众人:“24点ATS计划开始执行,我们将见证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了不起的时刻。届时,公众一定会渴望从你们那里得到更多的相关信息。希望你们注意言辞。”

“噢,那你不用担心。而且我们所有的对话都在内网中,必须通过你才能发布。”方自健说,觉得Sunny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例行通知。”Sunny微笑,“毕竟敢在太阳头上动土,这还是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方自健愣住,这么反应敏捷又可爱的Sunny还是第一次见,超算升级智能处理程序了?

“我们深感荣幸。”伪三胞胎像对待真正的女士那样奉承道,私聊频道还跳出一句话给方自健,“超算终于做对了一件事情。”

超算网络的运算速度达到兆亿亿次,比闪电还快,比思念还迅捷,它几乎无所不能,制造Sunny只是小菜一碟。

其实敢在太阳头上动土的,是超算啊。方自健暗自想。这句俏皮话通过私聊频道传给了杨志远和林奕他们。

“老师,”赵晨光回应道,“太阳对于超算,只是数据计算量庞大的一个工作对象,超算不会产生我们对太阳的那种崇敬感和畏惧感。对吗?”

方自健点头:“是这样。”

赵晨光展现出少有的严肃表情,字斟句酌地缓慢说道:“老师,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PM20:00  中学联盟天文台昌平台

赵晨光在林奕眼里,是个很二百五的学渣,也就是体力好点,野外观测时能熬夜能搬个重仪器,其他基本没有可取之处。对赵晨光为何要选择天文社团,林奕压根儿不感兴趣,因为赵晨光连目镜和物镜都分不清!

所以,当赵晨光说他发现了一个问题,方自健只是好奇,林奕却是极为吃惊,甚至在想这家伙千万别说出什么白痴问题,毁了我台的形象。

像是要让林奕更吃惊似的,赵晨光调出了一张超算网络全球分布图,他说:“老师,绝大部分超算分布在北半球的这一带。”他的手划过地球,超算在他手底下依稀发出亮光,连缀起一条绚烂的光道。

“是的。”方自健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赵晨光调出了第二张图:“这是一张昨天的全球气温图,如果将两张图重合在一起……”赵晨光得意洋洋:“怎样,问题大吧?”

“什么问题啊!”林奕没看出重合的图有什么毛病,责备赵晨光,“你别神经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可不是ATS的旁观者。”

方自健也摇头。

“不会吧,你们竟然看不出来——”赵晨光嚷嚷,“超算所在地的气温都很低!”

“那又怎样!”林奕还是没明白。

方自健说:“这很正常。超算运行时会产生大量的热能,需要气温较低的环境,这样运行才能稳定,所以,”他忽然停住,看着赵晨光,“你想到了什么?”

“人类害怕低温,但超算不怕。”赵晨光说,“我的问题就是,超算们真的会全力以赴地帮助我们吗?”

“你什么意思?”林奕着急,推了推赵晨光,“说话别大喘气!”

赵晨光撇嘴:“我的师姐,你要是救人的同时却烧死了自己的家人,你还会救吗?如果ATS计划执行顺利,有19台入网超算所在地区的温度将提升5-10摄氏度,甚至更高。”

林奕一时转不过弯来,呆愣着。

方自健却已经在联络杨志远:“老杨,你觉得这问题怎样?会对ATS计划产生影响吗?”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20:20  贵州省平塘县大窝凼天文台

当方自健的声音在办公室响起的时候,杨志远正就着本地产的刺梨酒埋头读一篇关于柯伊伯带的文章。最近嫦娥二号探测卫星在柯伊伯带旅行,它发回来的信息与FAST射电望远镜的观察结果有重叠部分。他恍然间仿佛站在柯伊伯带的太空石子上,寻找着遥远深邃空间中那一点闪烁的阳光。

直到方自健的声音都消失了,杨志远才突然一惊,宇宙从脑海中消失了。面前巨大的落地窗外,FAST的衍架将夜色切割成三块,雨水不时洗刷着这些色块,从不沾水的玻璃上滑过去,丝毫不留痕迹。但寒气却留了下来,透过玻璃,爬上他的膝盖。

2065年的早春,竟是如此凄凉。杨志远愣了几秒,才打开方自健的语音记录。方自健的声音中有点儿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淘气:“老杨,你觉得这问题怎样?会对ATS计划产生影响吗?”

杨志远揉揉太阳穴,答案脱口而出:“不会,108台超算中有21台备用机,随时可以替代彼此,就算那19台入网超算因为温度升高而出问题,也有应对之策。”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20:40  月球国际天文台

“好吧。我们的计划万无一失。”方自健回应,备用机这事儿他怎么就没想起来呢。潜意识里,他是真的想发现ATS的问题,让自己的怀疑和担忧落到实处。

其实ATS计划和方自健没多大关系,他出生在太空城市中,习惯了微重力的环境、洁净的人造空气、绝对的孤独以及虚拟的人际交往。他的真实生活里,从来没有同时接触5个以上实体人的经验。地球对他来说,只是视觉上的习惯存在。

方自健的目光落在地上。繁星3号就在脚下,它能计算出赵晨光问题的答案,只要他给一个指令。但指令一旦发出,就等于向整个超算网络宣布他的怀疑。

“同学们,杨老师说,”方自健强调“杨老师”三个字,“温度变化对超算系统没影响,有备用机。”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21:00   中学联盟天文台昌平台

“真的没影响?”赵晨光反问,对等了一个小时才得到的答案并不满意,声音里不由得带了些抱怨和委屈:“老师您确定?我可不是信口开河。”

“你还没信口开河?”林奕憋了一个小时,终于忍不住发作了,“有影响没影响是你拍拍脑袋看看地图就能得出来的结论?科学得有依据!”

赵晨光说:“当然有,我给你看。”他便手触屏幕,导入个人资料库地址。资料库按照他的喜好做成了飞机状,他打开机舱门跳进去……赵晨光忽然终止动作,看着林奕,有点犹豫:“我讲给你听吧。”

林奕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成,给你5分钟,说吧。”

赵晨光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抱臂翘了二郎腿的林奕,比校长都有权威感和压迫性。

“快说!”林奕催促,“我要开始记时了。”林奕最讨厌赵晨光每到关键时刻就吞吞吐吐的白痴样,“怎么不说了?平时你倒是伶牙俐齿,说得过曹操吓得退司马懿,狗屁,有什么用!”

赵晨光一拍大腿:“罢了,我给你看。”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21:30   贵州省平塘县大窝凼天文台

“杨老师,您还记得2049年的机器人KTV杀人事件吗?”林奕问,看过赵晨光的那些黑材料,她还真有点忧心忡忡,“日本发生的那起。”

一些资料图片涌进杨志远面前的虚拟显示区,在他眼前自动播放。那是在KTV从事服务业的人形娱乐机器人,忽然放火烧掉了KTV,造成顾客九死十伤的悲剧事件。

“我记得。”杨志远回答,“这之后加强了对机器人的行为监控。你们想说什么?”

“那些机器人,是出云4号超算控制的工厂制作的,包括行为模式输入。”赵晨光说,“出云4号后来被禁用,您知道为什么?”

杨志远摇头。一台超算被停止工作原因很多。比如小桂,大窝凼天文台成立初期定制的超级计算机,由于ATS的大部分项目被太空望远镜取代,经费捉襟见肘,就只能束之高阁。

看到杨志远忽然黯淡的面孔,赵晨光倒豆子一样哗啦啦一气说出来:“调查发现,出云4号不仅为机器人在设计时输入行为模式,还接受它们的行为反馈,随时调整机器人的表现。也就是说,这些机器人实际上由出云4号操纵。机器人纵火,并非报道中的机器人控制失灵,而是超算指挥。超算杀了人!因为人欺负了那些娱乐机器人!”

林奕拉住赵晨光:“别激动别激动,慢点说。”

“类似的例子,在这20年中发生了多少起,老师您知道吗?39起!总共有783人丧生!老师!”赵晨光情绪上来,语速有些不稳,掐住林奕的手臂,“这不是事故,这是蓄意谋杀!”

杨志远劝道:“真别激动,晨光,每年全球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有多少?你不能就此认为,那些无人汽车、高速火车和超音速飞机想谋杀人。”

“不,不,这怎么能和交通事故相比呢?这是有意地谋杀!”赵晨光提高声量,“老师,超算是超级计算机,也是强智能计算机,它从他识上升到我识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林奕的手臂被赵晨光掐得发疼,她想甩开这只讨厌的手,但“他识”和“我识”两个词儿把她惊到了,一时间忘记了皮肤的痛楚。这……这个声嘶力竭、认真到满面通红的男生,真是她认识的那个嬉皮笑脸成天没正形的赵晨光吗?

杨志远也吃了一惊,不由得眉心打了个结,严肃地说:“晨光,你说的是人工智能和强人工智能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也不是……”他停顿几秒,斟酌词句,不想伤了孩子们的热情,但又不能不提醒,“你们这个年龄该考虑的事情。”

“不,不,”赵晨光连连摆手,“老师您误解了,我说的不是超能超脑什么的,我想说的是,ATS计划,可能要出事儿!”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21:50  月球国际天文台

方自健跳起来,一时忽略了月球引力,重重撞到了墙上。他反弹回去,穿过虚空中的杨志远,摔在地上。

他记得机器人KTV纵火事件。这件事占据了两天的舆论头条,有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和研究文章。但大众的关注重点是娱乐机器人的智能仿真度,需不需要将人类情感中的负面情绪都一一仿真出来。没人多想出云4号在事件中的作用。

超算有了自我意识,所以对人类欺负低级计算机也就是娱乐机器人产生不满,所以指挥娱乐机器人放火烧死KTV中的顾客,这更像是一部上个世纪的科幻电影,太没新鲜感了。

要知道,为了防止人工智能对人类产生不利影响,有个组织叫国际人工智能伦理评审委员会,还有个机构叫超算监测中心。委员会仲裁,监测中心操作,就像人工智能头上的两把利剑,随时可以刺下去阻止人工智能的发展。

超算监测中心考虑的就是超算联网后,并行的数据处理能力会不会突破量变到质变的阈值,达到“超级人工智能”的可能性。监测中心记录了超算的每一条指令、每一个数据流,会定期对超算的智能度进行检测评估。如果确实有哪台超算出现超智能思维,哪怕仅仅是蛛丝马迹,监测中心都可以下令毁掉它。每台超算的控制程序之中都埋有一颗逻辑炸弹。一旦启用,系统将出现大量冗余计算问题,超算有再惊人的运算能力也应付不来,只能死机变成一堆废铜烂铁。

人类需要的是强人工智能,能高速高效地为人类工作和服务,而不是无法预测和控制的超人工智能。

杨志远的表情却很镇定:“晨光,你的担心只是人类对大工程的不适应心理。有个类似组织就叫‘别动太阳’,想炸掉全球的超算以阻止ATS计划。”

“是的,他们的观点是超算把人类养懒了。人类越离不开超算,做生物电池的那天就越近。”方自健想起来,“这种观点也是陈词滥调。”

“老师,”赵晨光看看天上和地上的两位辅导员,神情郑重,“你们手边就有超算,为什么不马上计算一下超算在ATS计划中可能的反应呢?”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22:00  贵州省平塘县大窝凼天文台

杨志远没说话。他是天文台的站长,要启用小桂可以找出无数理由。大不了用下半年的工资预支电费。小桂是2020年制造的,已经小型化和高效能比,要是在当时可是最先进的超级计算机。现在,小桂的计算力在超算中排不上号了,连超算网络都没有采用它,将它孤立在全球发达的信息网络外,但计算赵晨光的问题还是绰绰有余。

赵晨光等了几秒,没有得到任何反馈,很是失望:“要是我能调动超算就好了。你们,你们大人不敢。”

方自健这时候才说:“从策划到决策,ATS计划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完全由‘他物’操作的重大工程。人类在这么重大关乎种族前途的问题上,竟然放弃了任何思考,而把巨大的权利和风险,都交给了超级计算机。”他笑起来,“未来地球气候是否如人所愿,人类能否活得舒适快乐,全取决于超算今天晚上表现正常,不发神经。”

“对啊,那它会表现正常吗?”赵晨光焦躁。

方自健说:“不知道。但这20年来,超算没有出过差错。”

“不等于它以后不会出错。”赵晨光焦急,“时间快到了。你们,真的要袖手旁观吗?”

“老杨,你怎么说?”方自健叫嚷。

窗外的雨还在下,嫦娥二号探测器仍然在柯伊伯带,代表人类文明前行。超算代表的机器智慧也在日渐成长,终有一天,会独立于人类存在。那一天会不会是今天?

杨志远终于回答:“我在想,我是个成年人,如果责任感连一个15岁的孩子都比不上,实在说不过去。”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22:40   中学联盟天文台昌平台

工作台上,南半球的天空蓝得透亮清澈。天顶中,太阳闪动着璀璨的光芒,惠灵顿联合观测站正沐浴在光芒之中。

林奕已经连接上了观测站,可以随时进入其虚拟站房展开观察,但她心神不宁,迟迟没有踏进虚拟投影区域。

“小桂还没有结果吗?”她问。

赵晨光摇头。

“你觉得那些产生‘我识’的超算首先会维护自己的利益,”林奕清理赵晨光的思路,“如果环境温度升高会给超算带来诸如芯片过热、能源供应紧张、数据紊乱等问题,超算就可能采取特别手段保护自己?”

赵晨光点头。

林奕接着问:“那你认为超算会采取什么手段?如果那19台超算拒绝执行ATS的命令,ATS会强行关闭它们,启动备用超算。你别忘记,还有超算监测中心在!”

“学姐,”赵晨光提醒,“超算监测中心也是一台超算,名字叫女娲。”

林奕愣住。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23:00   月球国际天文台

方自健的表情说不上开心还是忧愁,他对30多万千米外的杨志远说:“我把小桂模拟的结果递交上去了。”

“好。我们分别向两个不相干的部门汇报计算结果。但恐怕这报告改变不了什么。”杨志远说,“小桂也只是模拟了一种可能。”

在这种可能里,那19台超算由于升温产生了一些问题被替换了,对整个网络来说它们无足轻重,ATS被严格无误地执行了。但在ATS执行过程中,超算之间的大规模数据整合与调控达到兆兆亿次,几十亿个参数瞬间湮灭又产生,女娲的监测与控制能力无法跟上,对超算智能的禁锢将被突破。

小桂的模拟到这里结束。禁锢突破后会怎样,它以参数不够拒绝了,留下无尽的想象空间。

“极大的可能,硅基生命的文明,”方自健吹声口哨,“自明日始。呵呵。”

杨志远点头:“是诞生一个异类文明还是忍受极度严寒,这需要全人类进行选择。”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23:20  贵州省平塘县大窝凼天文台

“会是这样的未来?”赵晨光怀疑,“我还以为,仅仅只会影响到ATS。”

杨志远鼓励他:“谈谈你的想法。”

赵晨光说:“那19台超算拒绝执行命令被替换,超算就会分成两派,一派支持ATS,一派要求维持低温地区的现状。它们之间将发生逻辑错误。如果女娲因此判断超算出现严重的‘我识’,干扰超算工作,ATS就无法执行。”

林奕盯住赵晨光,突然问:“你一根本不懂天文的人到天文社来干什么?”

“你别乱猜,”赵晨光赶紧声明,“我虽然天文不咋地,但我对电脑比较了解,11岁时我参加过‘给超算找Bug’的亚洲区比赛,要不是因为腮腺炎,我能冲进前10去……”

“你该去超算爱好社,”林奕的目光依然压迫着赵晨光,“你跑到我这儿来,是想通过我的系统黑掉ATS吗?”

赵晨光大笑:“你编科幻小说吧你!我来这儿,是为了你。”

林奕听到了这个晚上最荒唐的话,她有点气愤又有点尴尬,厉声道:“别胡说八道了你!”

“我没胡说八道。”赵晨光认真地说,“马上ATS就会改变这个世界了,不管这改变是好是坏,我都愿意陪你接受它,在新的世界中寻找我们的未来。”

林奕想要再说些什么,张开嘴,却什么也没说。

杨志远看着这两个少年,笑了,在这充满未知的黑夜,只有少年们的眼睛是明亮的。


2065年3月20日  北京时间23:50  月球国际天文台

方自健对面前的杨志远、赵晨光、林奕摆手:“执行部的信号要进来了。不能再聊了。”

“对小桂的报告,上面没有反应吗?”林奕问。

“没有。也许我们神经过敏,也许上面早有对策。也许,那报告根本就送不上去。所有通讯方式都在超算的掌控之中。”方自健微微皱眉,“我们明天见。”

杨志远叹息:“哪怕是推迟执行ATS,也不可能吗?”

方自健苦笑:“我们人微言轻。老杨,既能生活在温暖如春的地方又能目睹一个异类文明的诞生,也算前无古人的珍贵经历。”

“但那是异类文明,会不会对我们有害?”赵晨光问。

“硅基文明吗?它自有其生存之道。我觉得人类的资源对它来说都是垃圾。”方自健扮个鬼脸,“地球不够大的话,还有太阳系,足够容得下两种文明形态。”

信号铃声响。杨志远等人的虚拟形象骤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型“地球-太阳实时状态展现系统”,还有明眸皓齿的虚拟姑娘Sunny。

“文昌,这里是月球国际天文台,‘燃火者’监测正常。”方自健报告。

Sunny盯住方自健看,直到把他看得出汗,才问:“你要求推迟执行ATS?”

“是。”方自健点头,“我认为对这个计划执行后的结果估计不足。”

“时机正好,无法因少数几个人的怀疑就改变。抱歉。”Sunny说。

“不客气。”方自健深呼吸,“这又不是你的错。”

“等地球花开,指挥中心会安排你到地球休养。你想去哪里?”Sunny问。

“大窝凼。”方自健立刻回答,“我喜欢FAST。”

Sunny微笑,挥舞漂亮的手,宣布:“时间到了。”

地日虚拟系统上,出现一行小字:

“北京时间00:00   2065年3月21日。”


2065年3月21日  北京时间00:00  文昌国际宇航中心ATS执行部

“燃火者”一艘艘投进了太阳的火焰之中,27艘漂亮的人类文明结晶须臾不见踪影,只有火焰在狂舞。

“文昌,这里是国际卫星联络处,相关卫星已经关闭。”

“文昌,这里是国际航空联络处,相关航班已经取消。”

“文昌,这里是国际空间站联络处,各空间站已改变轨道,站上乘客均已进入防护舱。”

“文昌,这里是超算监测中心,监测正常。”

太阳上,用黑色小旗标定的色球层区域突然明亮起来,耀眼的光芒即便是用虚拟系统表现,也刺得观察者的眼睛睁不开。

太阳色球层中,光芒持续增长着。

27艘“燃火者”按照设计要求有条不紊地一一爆炸,刺激太阳,使其产生了预期中的耀斑喷发。

“ATS计划”执行部的圆形控制大厅中响起一片欢呼声和掌声。

“M5.9,X1.2,X2.8,”监测站不断报告着耀斑等级,声音都一蹦三尺高:“X5.3!最高级别!喷发达到预定值!”


2065年3月21日  北京时间00:11   月球国际天文台

太阳中的增亮区域喷射出长长的火焰,红色瞬间占据了整个虚拟图像,映照到方自健的脸上。

方自健整个人都是红彤彤的,他不由得也鼓掌,甚至拥抱Sunny。

夸父太阳观测站的伪三胞胎一起出现,依然挤成一团,笑嘻嘻地说:“酒!开瓶酒。”

“好,干杯。”方自健比了个动作。管它什么硅基碳基,如此规模宏大的行动,该为地球一醉。

伪三胞胎一起抬臂。一道光芒切了过来,瞬间火花乱窜。伪三胞胎的图像抖动了几秒,随着一声震响,突然消失了。

方自健急忙看向地日虚拟系统,夸父太阳观测站正在燃烧,突然就爆炸了。

仿佛被巫婆的扫帚扫中了一样,地日之间的人类设施一个个爆炸,产生一朵朵小火花,翻腾盛开在黑色的宇宙绒布上,有邪恶的美丽。

地日虚拟系统的图像开始抖动,像是被这恐怖的意外吓傻了。Sunny也抖动起来。忽然,虚拟的地球、太阳还有Sunny都一齐消失了。本来一片杂乱的通信频道,瞬间就无声了。

方自健的双手颤动着,却不敢有丝毫迟疑,急忙按下面前操纵台上的一个按键。那是一个启动指令,按下它,能立刻打开设在月球上的超算——繁星3号和超算网络接口上的一道逻辑锁。

这样,即便有硅基文明诞生,起码繁星3号在一段时间内,依然是人类的工具。


2065年3月21日  北京时间00:21   中学联盟天文台昌平台

自从太阳耀斑开始爆发,林奕就全力以赴追踪耀斑的变化,毫不理睬身边的赵晨光。此时,林奕看到了地日之间最悲惨的一幕。她的心脏忽然就有那么一会儿不跳了,她觉得自己连呼吸都要停顿了。

林奕满脸泪水,她愤怒地冲赵晨光叫嚷:“你说中了!都让你说中了!超算杀死了他们!那些在太空的航天员和科学家!”

赵晨光牵住她的手,拉她往外跑。

“你要干嘛你!”林奕狠狠甩掉他的手。

“你看,那边!”赵晨光指指天空。

天边,一片片绚烂的色彩闪动,光彩夺目。

“极光啊!”赵晨光提醒林奕,“太阳风电离了大气层引起的。”

林奕看着平时只有在高纬度地区才会出现的极光,惊惧的脑子才一点点恢复了感觉,“太阳风过来了,对那些气候触发点起作用了吗?”

赵晨光摇头:“现在还不知道,要等各个地方的消息。这雪是越来越大了。”

说着,赵晨光把大衣脱下来披在林奕身上。


2065年3月21日  北京时间00:45  贵州省平塘县大窝凼天文台

地日空间中凌乱得一塌糊涂,90多个无人和载人的航天器被瞬间直射而来的高能摧毁。人类在地日之间的设施均无幸免。

杨志远关闭了直播。他转过头问小桂:“这个结果,你怎么没有算到呢?这就是硅基文明的开始吗?”

小桂沉默不语。

杨志远穿好外套:“我要出去走走。你看门。以后无论多么艰难的情况,我都不会关闭你。我们得做好准备,迎接战争的到来。”

小桂的合金外壳发出一声呜咽。

杨志远点头:“是的,战争!我们将像猴子一样拿着棍棒打仗,超算会占据上风。但我们没有退路。”他忽然笑起来,“方自健这家伙在的话,一定会说,自己造的超算,就要有超算超过自己该怎么办的预期啊!”

(全文完)



Ⅰ文昌:这里指文昌国际宇航中心,一个虚构的宇航城市,包括发射中心、宇航大学、宇航博物馆和图书馆,以及国际宇航活动管理机构等。

Ⅱ 超算监测中心:全球超级计算机监测中心的简称。未来,由于超级计算机数量和能力的快速提升,为了防止超级计算机对人类构成威胁,因此出现了专门监视和评估超级计算机的国际机构。下文中出现的“超算”均指的是超级计算机。

Ⅲ L5拉格朗日点:地球和太阳之间的引力平衡点,是观察太阳的绝佳位置。

Ⅳ 两暗一黑三起源:指FAST射电望远镜的工作任务,两暗是指暗物质和暗能量,一黑是黑洞,三起源则是宇宙、天体和生命的起源。

Ⅴ 惠灵顿联合观测站:一个虚构的国际天文机构,负责天文观测组织及其他大众天文宣教工作。

Ⅵ 生物电池:在著名科幻电影《黑客帝国》中,人类被电脑圈养,成为电脑的能量来源。


(作者:凌晨)

责任编辑:汪海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