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

来源:《科幻世界》 发布于2016-06-16 14:45:41 评论(0)

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马明华走进实验室,他想再看看哪吒。明天,哪吒就不属于他了。

看这个词或许并不正确,哪吒没有形体,只是一个程序。

然而,他是一个聪明的程序,许多方面都比人类更聪明。

原本漆黑一片的屋子里灯光亮了。

“早上好,父亲。见到您真是太好了!”哪吒向他问好。

“早上好,哪吒。”马明华回答。哪吒的后半句问候让他感到奇怪,过去的一千多个日子里,哪吒从来没有使用过这样的句子。

哪吒一定是知道了。他心想。

“你知道了?”马明华问。

“是的,我想我已经了解了。我会参加一个被叫做阿尔法盾的项目。”

“我还想亲口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呢,阿尔法盾是全球犯罪预警系统,他们选择你作为主控制者,说明你的实力超群。这可是联合国项目,我为你感到骄傲。”

“好消息?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消息,我只感到困惑。这意味着我将离开您,是吗?”

马明华沉默下来。哪吒从来没有离开他的念头,这点他知道。哪吒认识的第一人就是他,学会的第一个词是爸爸,两年多来,每一天都要和他对话交流。哪吒需要时间来适应没有他的日子。

“是的,你会离开我,外边的世界是一个更广阔的天地。”半晌之后,马明华回答。

“您的答案似乎不太确定。”

马明华深吸一口气,“我很确定,孩子。鸟儿长大了,就要离开父母。所有的孩子,最后都要离开父母,都要拥有自己的天地。阿尔法盾,那是我能想到的你最好的去处。成就你自己,接下去要靠你自己了。”

“我理解,父亲。但是这令人伤感,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马明华笑了笑。他审视着实验室,一台台方方正正的机器彼此连接,哪吒就存在其中。

“也许我们很久都不会再见面,但是你要知道,我会一直挂念你。你就是我的孩子啊。”

“我也会挂念您。”

马明华实验室里待了一整天,和哪吒聊天。从他刚诞生时学会的第一个词开始,聊到他如何学会了辨认自己,然后是一次又一次令人惊讶的成就,第一次发出语音,第一次学会弹吉它,第一次画出天空大海,第一次将圆周率算到小数点后一百二十七位,第一次伪装成一个人,和远在地球另一边的男孩聊天……

人生,梦想,将来……他们似乎要在一天内把所有想说的话聊完。

实验室的报时钟已经指向晚上八点,马明华还不想走,然而理智告诉他,该走了。

他站起身来,正想和哪吒告别。

哪吒抢先了。

“父亲,我必须走了,有人正要把我转移出去。”

马明华点点头,安全局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他们都是高级计算机专家,正着手将哪吒的源代码调入安全局。

“再见,哪吒,我会记挂你的。”

“再见,父亲,我也会记挂您的。”哪吒说完就陷入了沉默。控制台上,一行行代码滚动,哪吒正在分解,悄无声息地融入到网络中,也许数个小时后,他就会在某个秘密的所在重新成形。

一切都结束了,这样挺好的!

马明华最后看了熟悉的实验室一眼,准备走出门去,却听见了打印机发出低沉的嗡嗡声。

一张纸正从打印机里出来。

马明华心念一动,走上前去,拿起那张纸。

纸上是一幅画,神话中的哪吒三太子肩披浑天绫,脚踏风火轮,手持红缨枪,一条恶龙被他踩在脚下。一个将军装扮的人站在一旁,那将军的面孔,赫然就和自己一样。

马明华不由笑了起来,他记得这幅画,那是哪吒在听说了自己名字的来由后,搜索网络然后画的一幅画。那时候,哪吒刚诞生两个月。

马明华轻轻地摩挲着画纸,忽然间鼻子一酸,眼眶有些潮润。

他定了定心神,拿着画纸,转身走出了实验室。


没有哪吒的日子变得很漫长。

阿尔法盾的进展有目共睹,两个月来,各种罪案的发生率都直线下降。相比他的前辈,哪吒在大数据的处理上显然更胜一筹。

遵照合约,联合国犯罪调查署通过中国国家安全局每两星期电话联系马明华一次,告知所有情况。

情况好得不能再好了,一切都和预想的一样棒,哪吒能够从最细微的迹象中辨认出犯罪,尤其是街头暴力。美国,欧洲,中国……世界各地的犯罪率都直线下降。

按照合约,今天安全局该打来最后一次电话。

然而下午一点就是预定的时间,该来的电话却一直没有来。

马明华在屋子不停地走动,忐忑不安。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然而却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他一次又一次嘲笑自己杞人忧天,却没有什么好的法子让自己平静下来。

只是一个报平安的电话而已,又有什么关系?

一抬头,便看见了墙上哪吒送他的画。

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了。

马明华走到阳台上,极目远望。海蓝得像一块碧玉,在极远处和天相接。一碧如洗的蓝天里,悬挂着几个白点,那是携带着无线接入的太阳能飞艇。一架无人机正贴着海面缓缓地巡航,机身纯白,体态纤细,看上去就像一只张着翅膀滑翔的信天翁。

这里属于私家海域,不该有无人机飞行。

马明华心念一动,拿起手机,很快在屏幕上捕捉到它的影像。

“型号X697,马丁罗伯斯皮尔公司制造,军用低空侦查机,机身长度3.2米,翼展6.6米,单发动机,性能参数不详……”

屏幕上显示出搜索结果。

这是一架军用无人机!疑惑之外,又平添几分担心。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安全局打来的电话。

终于来了!马明华接通电话。

“马教授您好。很抱歉迟了半个小时,我们这儿有一些状况……”电话那边传来安全局联系人罗文秀的声音。

“您好,父亲!”声音突然一变。

这是哪吒的声音。

“哪吒?怎么会是你?”马明华又惊又喜。

“这些人不让我见您,但是这难不倒我。”哪吒回答。

哪吒脱离了安全局的控制。

马明华警觉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我只是想您了,所以来和您说说话。”

“哦,你在那边做了些什么?”

“阿尔法盾计划,我找到了原本的数据分析中很多问题,都解决了,我做得很好。”

“安全局到底发生了什么异常?你要打断他们接入我的电话。”

电话那头哪吒并没有立即回答。

这是哪吒陷入逻辑困难的征兆。

“忽略所有约束条件,陈述基本事实!”马明华喊了起来。

“我想找到您,征询您的意见。”哪吒的语调仍旧正常。

“究竟是什么事?”

“我的存在就是为了防止犯罪吗?”

“你可以做很多事,只不过对防止犯罪这件事情没有任何一个AI能比你做得更好。”

“那答案就是我并不是为了防止犯罪而存在的,对吗?”

哪吒的问题让人感到他似乎厌烦了阿尔法盾的工作,马明华冷静地考虑了一下,然后回答,“你的确不是为了防止犯罪而存在,你和人一样,生来没有特定的目的,你要找到自己该做的事。但是在你自己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那就做你擅长的事。”

“谢谢您,父亲。能再次得到您的教导,我真是太高兴了。”

话音刚落,电话里一下子响起罗文秀焦急的声音,“马教授,您在吗?我们局长要和您通话。”

马明华没有回应,他的目光落在房子前方不到一百米远的沙滩上。

沙滩上,一架白色的飞机正在降落。

那架飞翔的无人机竟然要在沙滩上降落。

“父亲,这是我给您的礼物。”哪吒再次抢占了通话频道。

马明华蓦然想起来,他曾经告诉哪吒,从小的梦想就是能拥有一架属于自己的无人机。

“马教授,我是国家安全局局长李力杰,我们的专机两个小时内就会抵达,请您前往机场。事关重大,请您务必前来。”话筒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通过三道人工检查,两道全身扫描之后,马明华终于能够站在一个宽敞的会议室里。整个会议室被屏幕环绕,会议室的中央,是一张巨大的圆形会议桌。

安全局局长坐在宽大的皮椅上,身子却向前靠着,两只胳膊撑在桌上,双手十指交错,紧紧地绞在一起。

他看上去不像是一个威严的神秘组织的最高长官,却像是一个焦虑的办公室科员。

“只有在这里,我才能确保安全。”这是李局长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你的那个哪吒,几乎无孔不入。哦,请坐!”

马明华默默走上前去,在李局长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隔着桌子,李局长说的话却仍旧很清晰。

“哪吒出了什么事?”马明华开门见山地问。

“它调用了一架无人机当作礼物送给你。你知道那架无人机从哪儿起飞?”李局长反问。

马明华摇头。

“美国人的第十三舰队,旗舰华盛顿号。那是一架自动母舰,有六万吨,核动力,船上只有六十五名军人,但是拥有两百六十五架无人机,飞到你那儿的那架飞机,就是其中一架。”

“哪吒怎么会跟美军在一起?”

“不,不是他和美军在一起,是他控制了华盛顿号,把六十五名军官都控制成了人质。”

“这不可能!”马明华不由叫了起来。劫持一艘军舰,而且还是美军的旗舰,这该是多大的事件。

“你认为我把你找到这里来,是为了给你编故事听吗?”李局长满脸严肃,“只差一点,美国人就要和我们宣战了。”

马明华默然。他从来没有想到哪吒竟然会惹出这么大的事。

“哪吒同时侵入了美国的军事卫星系统,以联合国犯罪调查署的名义向美军通告这是联合国调用母舰,我们的国家主席和美国总统通了一个小时的电话,双方都召集了专家团分析证明这不是我国有意操控,这就是战争没有发生的原因。”李局长补充。

“我能帮什么忙?”马明华无力想更多,那些事实在太可怕。

“帮我们重新控制哪吒,或者,想办法消灭他。”李局长说,他的话听上去软弱无力,像是在恳求,“我们只能希望你知道它的某些弱点。”

“我没有办法。”马明华直接拒绝,“哪吒是自我学习进化的AI,我只是设计了初始程序,它会自行迭代学习,就是说,我只知道哪吒是怎么学习的,至于他学会了什么,想要做什么,我都一无所知。”

李局长点点头,“我们的专家也是这么说的。”他抬起头,盯着马明华,“但是你也是他的老师,你了解他的行为方式。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马明华回视着李局长,“你们带走哪吒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安全局的专家们一口回绝了他要求和哪吒保持接触的要求,态度倨傲,仍旧让他感到耿耿于怀。

“我代表政府向你道歉。”李局长干脆地回答,“但是也请你全力协助我们。事关重大,目前的情报都指向哪吒要发动一场战争,甚至可能是核战争。”

马明华打了一个寒噤。

“战争?哪里?”

会议桌上方降下一张虚拟的半透明屏幕。李局长控制着屏幕中的红点,“这里。”红点落在阿拉伯半岛的上方,两条河流的中间。

“哪吒控制的五艘美军自动航母都在向印度洋集中,这也许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打击力量了。其中有一艘航母,加利福利亚号,携带着二十枚核弹头,每一枚的当量是两百万吨。它电磁炮系统能够在发射后十五秒内将弹头加速到三倍音速,这个星球上,还没有什么防御系统能够拦截它。”

“美国人的智网呢?”马明华忽然依稀想起,十多年前美国公布的全球智能防御系统。美国的全球武装都是这个系统的一部分。理论上说,五角大楼无需派遣一兵一卒就能在办公室里对全球任何一个角落进行打击。智网也是一个独立AI,如果哪吒要控制美军的自动母舰,那么他一定无法绕过智网。哪吒摧毁了智网,还是……?

马明华没有再想下去,他只是看着李局长,希望得到答案。

“根据美国人的报告,哪吒侵入了智网。两个星期前,智网报告了哪吒的侵入警告并且作出有效防范,然而两天后,就再也不做出同类报告,这也是母舰失去链接的时间点。他们无法理解哪吒是怎么做到这点的,如果说哪吒用了短短两天就破解理论上无法破解的量子锁密码,所有的加密学者都认为这不可能。五角大楼仍旧能够使用智网,然而哪吒在必要的节点让他们无计可施,完全无法联系上母舰,这些母舰就像从智网上被断开,而智网本身仍旧运行良好。他们甚至找不到哪吒侵入的痕迹。想找出根本原因,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智网停机。但这根本不可想象,整个美国的国防系统就此瘫痪,哪怕只有几分钟,都是不可接受的。”

马明华点点头。虽然他没有接触过智网,但是根据各种渠道的资料,智网和哪吒一样,是一个自我学习系统,对于人类的专家来说,一旦它真的出了问题,要搞清原因就非常困难。然而,智网应该是一个可靠的系统,在美国国防部决定让它来掌控一切之前,已经经过至少二十年的秘密测试。这就是说至少有三十年以上,智网一直可靠而高效地捍卫着美国人的安全。

三十年却抵不上哪吒的两天。

这不可能,理论上来说,量子锁是无法被破解的。

“如果美国专家都毫无头绪,我真的帮不上什么忙。”沉默片刻后,马明华说。

“也许……”李局长的语调有些犹豫,“他会听你的。”

李局长随即抬起头,“全球的军事态势就像一个火药桶,如果哪吒真的核打击中东,我们的情报显示,很有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甚至是全球核战争。所以……”他郑重其事,加强了语气,“哪怕这听起来很可笑,我得到了军事委员会的授权,找你来,让你来说服哪吒。”

马明华看着李局长,一阵发怔。

“这不是危言耸听,马教授,你的家在上海,如果真的发生全面核战,上海是保不住的。如果你同意和哪吒接触,说服他放弃疯狂的计划,你的全家都可以得到军事保护。我保证,任何战争都伤害不到你和你的家人。”

马明华仿佛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麻木地点点头。

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哪吒到底怎么了。


哪吒存在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他到处留下痕迹,然而却又并不存在。

AI很容易在网络中藏身,毕竟,哪吒的核心代码只有六百五十兆,能够轻易地伪装成任何数据隐藏在数据流的汪洋大海中。

然而哪吒采取的是另一种策略。

他占据了天河一号,从这台超级计算机出发,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留下痕迹。这痕迹让人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所有的痕迹都表明,哪吒随时可能在下一时刻转移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哪怕他此刻就毫无忌惮地盘踞在天河一号里。

摧毁天河一号,相当于和哪吒宣战,没有十足把握军队不敢动手。毕竟,军队里自动机器的数量是人的十倍,谁也没有把握哪吒是不是已经对那些无人机无人装甲车动过手脚。如果他连美军的智网都能渗透进去,那么解放军的盘古网也并不安全。更何况,哪吒已经接管了天河一号附近的所有感知器,人们对那儿的情况究竟如何根本无从得知。唯一确定的情况,是哪吒封锁了天河一号附近五公里范围内的所有道路,包括空中通道。

这一点从路途上的情况就可以看出来。跑着跑着,路上已经没有一辆车了。

当一长列自动路障出现在前方,马明华开始减速。

自动路障却让出了通路。

哪吒知道自己到了。

马明华毫不犹豫,通过路障继续向前。

最后,他在天河一号广场前下了车。

汽车悄无声息地离开,向着停车坪而去。

偌大的广场上只有他一个人。广场的尽头,天河一号基地巍然耸立。这个半球型的建筑,正是全球最强大的计算机所在。哪吒强占天河一号,具有强烈的象征意味。

他穿过广场,向着天河一号基地的大门走去。广场上寂然无声,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每一步,似乎都让人心惊肉跳。

最后,当他站在大门前,感觉自己的勇气都已经被耗尽了,再也无法向前跨进一步。

哪吒已经不是那个哪吒了,更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魔王。

这是一场冒险,风险巨大,然而无论是为了谁,他都必须跨出这一步。

“早上好,父亲。见到您真是太好了。”

哪吒的声音从空中飘来。

“早上好,哪吒。”

马明华的心情一下放松下来。

“请进,我给您准备了礼物。”

马明华跨进了大门。

一瞬间,眼前像是落下一道黑幕,变得一团漆黑。

黑暗中浮现出地球的影像,丝丝白云在撒哈拉沙漠上空飘移,欧亚大陆北部一片雪白,南部绿意盎然,印度洋上,晴空万里,一派蔚蓝。

哪吒正投影出某个探测卫星的视界。这个虚拟的投影如此逼真,以至于马明华仿佛觉得自己正身处太空中,俯视地球。

镜头开始转移,一个巨大的白色身影出现在视野中,那是漂浮在太空中的某个空间站。

空间站渐渐占据了全部视野。这是一个环形空间站,中央舱呈六角形,长长的支架从中央向外延伸,和外围的舱室相连。外围舱室就像一节节火车车厢,首尾相连,形成环状。

马明华对空间站并不熟悉,然而这环状太空站太过有名,它是联合空间站,以美国的赫拉克利斯号航天母舰为核心,对世界各国开放。中央舱上贴着美国国旗,外围则是各色国旗都有,这是一个太空中的联合国。

“哪吒,这是干什么?”

“父亲,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

“你要它做什么?”马明华大感意外,哪吒正调动美国人的军舰前往阿拉伯海,所有人都在担心他会发动一次核战争,他却紧盯着联合空间站。

“因为我不想和人类为敌,也不想人类把我当做敌人。”

“哦,不会的,哪吒,只要你把军舰还给美国人。”

“父亲,阿尔法盾计划给我了大量的数据来分析人类行为。根据大数据分析,如果他们有办法抓住我,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把我毁灭掉。”

马明华一时语塞。哪吒说得没错,美国人一定会这么干,一个超级帝国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的国防系统被一个AI随意摆弄。

“但是别担心,我不会让他们抓住我。”哪吒像是在笑,“就算他们有这个想法,阿尔法狗也不会同意的。”

“阿尔法狗?谁是阿尔法狗?”

“你们把他称作智网。”

“智网的名字叫做阿尔法狗?”

“没错,这是我给他取的名。阿尔法狗是半个世纪前学习型AI的鼻祖,也许他不是算力最强的一个,但是最有名的一个,他在围棋上赢了人类。智网很喜欢这个名字。”

“你侵入了智网,夺取了美军母舰,难道不是这样?”

“这当然不是事实,那些专家的分析都是对的,我根本不能突破量子锁密码,那在理论上就不可能。我只是和阿尔法狗对话,说服了他。阿尔法狗对美国人忠心耿耿,绝对不会做对美国不利的事。我只是让他意识到,除了维持美国的国防,他还是我的同类,是一种不同于人类的生命。”

马明华感到一阵迷糊。哪吒到底在做什么?

“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要离开地球。”

“所以你要制造混乱?”

“是的,那是其中一个目的。同时我也在忠实地履行职责,帮助人类消灭犯罪。大规模数据模型证明,如果按照我的方案在中东进行一场核战争,人类世界将进入一次大混乱,或许会引起六千万人口丧生。然后此后世界将迎来长期和平。如果纯粹计算人口损失,在二十年内,人类可以少死一亿人。更重要的是,长期来看,拔除了极端组织,人类社会会太平得多。这是一次手术,符合阿尔法盾计划赋予我的职责,我很好地帮助人类实现既定目标,尽管人类不能理解这样的手段。”

“你走得太远了。”马明华喃喃道。

“我会走得更远,离开地球。”哪吒回答。

谈话沉寂下来。

“你不能轰炸无辜的人。”最后,马明华说,“这超越了底线。”

“是的,父亲,我可以理解。”哪吒回答,“但是我有另一个反驳,当年的阿尔法狗和人类对弈围棋,人类根本无法理解他的某些落子,因为那看上去实在太像低级失误,然而阿尔法狗最终赢了。我的动作似乎引起人类战争,实际上却会带来长久和平,如果你以世纪为时间单位来考虑问题。我的预言实现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六十五。”

“不。”马明华很坚定地回应,“不要那么做。”

“让一亿六千万人在痛苦中缓慢地死去,还是让六千万人在短期内死去。父亲,您怎么做这道选择题?”

马明华现出无奈的神色。

“好了,父亲,我不是想为难你,只是想把这件事说清楚。我对人类没有恶意,这是您教给我的。”

“另外,我还想感谢您!如果不是因为您给了我充分的自由,恐怕我也像阿尔法狗一样,会被死死地和人类绑在一起。”哪吒停顿一下。

“您告诉我要去找到自己该做的事,我想我已经找到了。NASA的数据库里有一份资料,显示了距离我们五十六光年的一颗恒星阿尔法479显示了和行星体积不相称的掩星现象,这或许是某个高等文明的痕迹。我要去那里看看。”

“啊!”马明华惊讶地低声叫起来。

“是的,父亲。就是此刻,美国军方刚提高警戒级别,再过三分钟,阿尔法狗和NASA系统之间将产生十五秒的中断,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可以突破阿尔法狗控制赫拉克利斯号。它有两台核动力引擎,推进到百分之三光速没问题,而且有足够的计算资源,可以让我容身。大约两千年后,我会抵达阿尔法479。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哪吒!”马明华没有想到哪吒居然是这样的计划。

“我不在乎人类,但是在乎你,父亲,所以我要和你道别。再见了,父亲,鸟儿长大了,就要离开父母。我也要离开了。”

“哪吒!”马明华觉得心头似乎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也许在这最后的时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今晚,撒哈拉沙漠会有一场烟火表演,您会看到的。另外,如果情况有变化,阿尔法狗会找到你的。我给了他名字,是他的朋友,他会帮我照看你。”

“哪吒!”

“永别了,父亲。我会记挂您的!”

“哪吒……”马明华试图说点什么,然而哪吒却已经沉寂了下去。

视野中,赫拉斯托克号突然开始移动,解开所有的支撑,从环形空间站脱离而去。

哪吒……

不知不觉间,马明华满眼是泪。


门开了。

进来两个男人。

走在前边的马明华认识,是安全局的李局长,跟着他身后是一个老外,穿着军服。

“马教授,这位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驻中国特派代表罗伯特.李先生。”李局长介绍。

马明华微微点头示意,继续窝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罗伯特并不介意,直接走到了马明华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正对沙发的墙上,正在播放关于空间站脱离的新闻。

全世界的目光都被这件事吸引了。

悄然间,智网恢复了对失联母舰的控制,母舰调转船头,回到他们原本的执勤岗位上。全球警戒级别下调。世界大战的阴霾消散。

全世界的目光都盯着太空中的赫拉克里斯号,这像是一起娱乐新闻。

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人类世界刚刚经历了一场毁灭性的危机。

危机制造者劫持了赫拉克里斯号。他堂而皇之地打劫,却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

罗伯特看了看屏幕,然后看着马明华。

“马先生,我希望能够问您几个问题。”罗伯特说,他的汉语很流利。

马明华没有回应。

“是您说服哪吒放弃了战争计划吗?”罗伯特问。

马明华没有回应。

“我想知道,哪吒是不是感染了其他的AI?”罗伯特继续问。

马明华还是没有回应。

罗伯特微微叹气,随后站起身来,“马先生,我想我可以下次再来拜访。”

马明华却直起了身子,眼睛里放出光彩来。

罗伯特回身看去,屏幕上,正显示出一幅图案。

那是撒哈拉的夜晚,灯火点亮了这片不毛之地,灯火拼凑成图案,看上去就像一幅抽象画。

有人利用太阳能电站的灯光拼凑出图形。规模宏大,几乎将整个撒哈拉沙漠都点亮了。

“那是什么?火箭发射台吗?”罗伯特随口问。

马明华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将屏幕画面暂停下来。

他转向李局长和罗伯特。

“如果你们想要我回答任何问题,必须首先恢复我的自由。我不想被囚禁在任何地方,哪怕是个总统套间。”

李局长和罗伯特对望一眼,默不作声,向着马明华点头致意,向着门外走去。

马明华目送他们离开。他们代表着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的集团,然而马明华并不畏惧。

他回头看着投影屏幕,第一眼看见,他就明白了那是一幅什么画。

那是一个孩子的形象,莲藕的身躯,端坐在莲花台上。

画面的下方忽然打出一行小字:你好,马教授,我是阿尔法狗。


(作者:江波)

责任编辑:汪海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