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创造了异形怪物?80岁的雷德利拍出又一科幻大片

来源:环球网 发布于2017-06-20 17:17:56 评论(0)



近些年能把好莱坞系列片的前传拍得比正传还好看的,除了《蝙蝠侠》前传与《X战警》前传之外,小编认为又多了一部《普罗米修斯》。作为《普罗米修斯》的续集,此次科幻大师级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倾力打造的《异形:契约》更是精彩至极,令人充满敬畏,在猫眼上,电影理论研究者“九只苍蝇撞墙”就盛赞《异形:契约》为“十年来最好的美国主流商业片”。《异形:契约》这部科幻大片已于6月16日在中国内地全面上映,是近期影迷最不可错过的一部好莱坞大片。


38年经典科幻之谜拨云见日 80岁高龄科幻大师雷德利宝刀未老


铁打的经典科幻IP,流水的导演,《异形》系列的四部正传可谓是拍一部换一个导演、拍一部换一个模样,兜转了38年后,它的缔造者雷德利·斯科特终于重拾自己当年的成名作,开始追根溯源地探讨一直以来被逐渐忽略的问题——异形从哪里来?其实也就是在追问人类史上关于“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的终极命题。新京报副总编辑子非鱼说:“《异形》系列能在将近40年的时间长流里形成高度连续且层层递进的科幻世界观,极为不易。这也是我喜欢这个科幻惊悚系列的最大原因。雷德利·斯科特在他80岁高龄奉上了《异形:契约》这样一部洞察生命、智能、造物的科幻巨作,饱含生命的礼赞与挽歌,神性的脆弱与魔性的狂暴···不得不为之倾倒!”


作为《普罗米修斯》的续集,《异形:契约》展示了老爷子一砖一瓦(挖坑&填坑)搭建异形宇宙的宏大蓝图,他显然已不满足于再拍摄一部富有科幻太空元素的惊悚片。已年逾80岁高龄的雷德利把他创作生涯中最擅长的东西,比如科幻、史诗、惊悚、哲学反思等元素注入到整个《异形》前传系列(《普罗米修斯》、《异形:契约》),特别是对这两部早起代表作品《异形》与《银翼杀手》进行了呼应与融合,同时关于“异形的诞生”做了更深层次的解答,影片开场不久出现人造人眼睛的大特写,与《银翼杀手》如出一辙。


《普罗米修斯》的结尾,幸存下来的伊丽莎白·肖(劳米·拉佩斯 饰)与生化人大卫(“法鲨”迈克尔·法斯宾德 饰)驾驶着工程师的飞船离开,试图寻找工程师的母星。《异形:契约》的故事承接《普罗米修斯》,故事发生在10年之后,又有一队太空殖民者踏上星际旅行。在一颗宁静又陌生的绝美星球上,他们与生化人大卫相遇,大卫引导他们来到自己的“家园”,殊不知这里隐藏着惊人的秘密以及更加危险的异形。这个看似平静适宜居住的星球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大卫如同一个阴暗病态的科学狂人培育着各种扭曲形态的生命体,诱捕人类来进行他的基因实验。结合了工程师与人类基因的异形日渐完善,经历了又一步进化的异形从人的肚子中钻出,大卫微笑地看着它,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这样一种设定也与《异形4》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全片的故事架构几乎与《异形》首部曲完全一致,殖民飞船—船员苏醒——收到太空信号——前往未知星球——感染病菌——遭遇异形——消灭异形——继续太空之旅,在群像角色中也再次突出了一位果敢顽强、“西格妮·韦弗式”的女性超级英雄,这一部的女英雄由《神奇动物在哪里》女主凯瑟琳·沃特斯顿饰演。新浪娱乐记者何小沁表示:“80岁老爷子稳得很,依旧是冷峻叙事风格,宏大视觉器官,也依旧让独立坚强的女性形象撑起半边天。”


屠刀架到造物主脖颈 生存还是毁灭?


《异形:契约》出现了最新一代的生化人沃尔特,性能优于前代大卫,但情感范围有限,他被设计为忠于契约号船员,首要任务就是为船员提供保护和服务,“法鲨”称其为“超级管家”。片中的大卫在风格设计上更接近前作《普罗米修斯》,《普罗米修斯》中,大卫在创造人类的工程师的飞船内了解到太空的浩瀚与生命的美妙后,渐渐生出取代人类并让自己成为新的更高级的造物主的想法。这一段落叙事节奏虽慢但信息量大,导演并不急于展示视觉冲击,对大卫真实内心的揭示才是重点,展现其狡诈颠覆性的一面。片中多次用底光对大卫的脸部的进行光线造型,凸显一丝阴森与邪恶。于此同时,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用镜头纪录了大卫充满创造性的一面——演奏音乐、绘画,不仅把大卫这人物塑造的更加丰满,同时也在突出生化人的优异性。《北青报》电影记者称赞“法鲨到位的诠释就使影片有了新意。”


两代生化人在片中代表着“More like machines”与“More like human”之间的理念对抗。同时,《异形:契约》延续了《普罗米修斯》中对造物的思考,强化了对这一话题的探讨,由前作的人类起源话题过渡到了对异形起源的进一步揭秘,构架这两大问题的桥梁正是生化人。生化人,这个被人所创造并被要求服务于人类的非生命体最终在渐渐增强的自我意识下反过来实现了对人类的控制。 《异形:契约》开场大卫与他的造物主维兰德(盖·皮尔斯 饰)之间关于主人与仆人的讨论,大卫反问主人“If you create me, who create you(如果你创造了我,那么谁又创造了你呢)”,以此暗示了影片内里的核心仍是对“造物”的求索,至于异形,从意义层面上讲,倒像是一种附属存在。结尾,当女主丹尼尔丝以为终于解决掉异形,进入睡眠舱做准备入眠时,才意识到管理整个契约号的生化人不是沃尔特,而是长相一摸一样的大卫,这场异形危机的幕后黑手。大卫将新种异形胚胎带上契约号,飞向新星球,此时瓦格纳的交响曲《众神进入英灵殿》响起,这俨然是对整个系列的颠覆,简直是神来之笔!在《普罗米修斯》中人类向自己的造物主发起了挑战,而在《异形:契约》中生化人直接向造物主举起了屠刀。“有时在创造前,必须要毁灭。”这是大卫在《普罗米修斯》中说过的话,在《契约》中他彻底予以贯彻,细思极恐,令人生畏。


《普罗米修斯》和《异形:契约》由此构成了两组对应关系——工程师培育出病菌(异形的最初形态)但反被这种病菌所吞噬 VS 人类制造出生化人(大卫)但反被生化人宰割。“人类是垂死的物种,不值得我们为他们服务,而我,创造了更完美的生命体。”原来,30多年前的那个恐怖的太空怪物竟是间接地由人类所创造,人创造了工具继而又被极致的工具(大卫)所毁灭。前时光网主编子虚Brad称“在《异形:契约》里,《普罗米修斯》构建起的异形起源暗黑史诗终于显山漏水,将生命的探讨上升到神学和哲学层面。”


致敬经典系列重现惊悚血腥劲爆场面 不止痛快刺激过瘾


当然,为了照顾喜欢“异形宝宝”的粉丝们,这部新作出现了更多关于异形的场面,也设计了很多熟悉的细节让观众回想起正传系列。知名影评人风间隼盛赞影片“完美延续了《普罗米修斯》的剧情和黑暗风格,每一帧都是技术与艺术的结晶,异形在船舱外的两场恶斗堪称年度之选。看到轰炸外星城市和大卫乔装打扮步出城市两场,让人忍不住想鼓掌。无论你看多少电影,这都是一部让人能够找回观影幸福感的杰作。能在电影院看到它,是生在这个时代的我们的幸运。”


异形突然侵入飞船禁闭空间、船员与异形厮杀等血腥动作场景均有向《异形》正传倾斜,比如影片中新种异形在飞船内快速穿行让人联想到大卫·芬奇的《异形3》、女主操纵机械臂大战异形的桥段参照詹姆斯·卡梅隆《异形2》,这些熟悉的视觉段落重现银幕无疑是向粉丝示好。


虽然雷德利老爷子亲自操刀的这三部系列电影中关于“异形”的正面展现并不多,但每当异形出现,其所带来的视觉与心理上的刺激依然那么强烈。不难看出《异形:契约》的限制级暴力场面走得是少而精的路线,特别是异形蚕食人类的多个场面极其血腥劲爆刺激,即使国内上映版对之做出了删减,但整体的恐怖震撼力还是可以明显地感受到的。《新京报》首席电影记者感慨,“这集完全创造了一个绝望的地狱,美术强大到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


在《异形:契约》中,导演一方面想继续前作里深沉复杂的哲学路线,另一方面又要兼顾商业利益与粉丝要求而加入了较多暴力场面。虽然片尾还是由女主角消灭了异形(女性的胜利,也是整个系列创举和惯例),但雷德利已然悄悄地重置并翻新了自己曾亲手打造的《异形》。正如《银翼杀手》中对复制人的生存现实与精神状态的细腻展现,法斯宾德饰演的生化人大卫才是前传系列的真正主角。中国传媒大学电影学博士灰狼评价:“雷德利·斯科特的宇宙伦理在这部电影中表达得比较完整了,进化论是以循环食物链呈现,或许周而复始。这已经触碰到老一代电影人思维的极限,传统硬科幻的类型或许是old fashion,仍是拳拳到肉,这个系列也有了再做下去的价值。”


《异形:契约》难能可贵的地方在于,好莱坞大师级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敢于在A级制作中做一些严肃表达,敢于在影片中加入复古性元素,展现古典科幻之美。作为今年最为期待的一部科幻电影,观众抓紧时间更快跟随雷德利·斯科特一起踏上探索“异形起源”的星际之旅,相信这部电影会震撼到你。

责任编辑:宋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