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写科幻是好玩的事情

来源: 北京晚报 发布于2017-07-24 14:53:53 评论(0)

近日,科幻作家、中国科幻文学“银河奖”得主凌晨的最新长篇力作《睡豚,醒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一出版即被提名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


凌晨是我国为数不多的具有影响力并长期从事科幻创作的女性作者,读者评价其作品“具有独特的视角和细腻的女性色彩”、“善于将虚幻的未来与现实生活融合”、“刚柔相济,具有浪漫的英雄主义情怀”。之所以带给读者这样的感受,是她在创作中,也将自己置身于小说的世界。“在写作《睡豚,醒来》的时候,眼睛看到的便是飞船中的情景,身旁站着巡查组的组员们。我不是在编故事,我只是在记录未来的事实”,凌晨说。


凌晨在首都师范大学的物理教育专业毕业后做了7年的物理老师,之后全职进行文学创作,既有过硬的物理专业背景,又有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的经历,凌晨创作的科幻小说既适合成人看,也适合儿童阅读,而凌晨也专门创作过不少少儿科幻文学作品。凌晨这个笔名是“在白天和黑夜之间”之意,最初创作时在学校教书的凌晨不希望学生们发现她在写小说。“我的真名特别女性化,我不喜欢,凌晨这个名字很中性”,凌晨刻意淡化自己的女性特征,想把自己藏起来。


但凌晨的细腻是“藏”不住的,读者能够读出小说中的温柔似水。凌晨的作品文学性很强,甚至在小说中直接引用一些诗句,科幻作家星河称她的文字是“典型的诗化语言”。


不过凌晨并不认同评论将她的作品称为“女性科幻”,“我其实是个很好玩的人,虽然我现在是职业科幻作家,但是科幻小说不是一个工作、一个负担,而是一个兴趣爱好,对我来说是好玩的事情,我想用它来表达我对世界的看法。所以我的小说经常试图用各种各样的办法写一些新的东西,一些我从未写过的东西”。凌晨告诉记者,如果苦大仇深地搞创作,那么写出的作品也不会有趣。


凌晨目前还在担任自己的小说《天隼》的电影编剧。将小说改编成电影并不简单,而拍出优秀的科幻电影也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两年科幻小说改编电影很火,我们可能到了科幻电影的黄金发展时期,大家都很看好这个”,凌晨告诉记者,从前两年开始,大批科幻作品的改编权被影视公司买下,许多科幻项目开启,但“收了一堆小说后的转化率却不高”,并没有相应数量的科幻电影出现。


凌晨在亲身做科幻的过程中发现中国科幻电影面临最大的问题不是在技术层面上的,“我们特效团队并不差,但我们没有一个真正懂科幻的导演、制片、投资商,我们缺的不是基础,而是顶层的统筹。”凌晨认为,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有独特的美学思想和表现方式,如果我们只是一味地模仿好莱坞的“大片”,是掌握不到科幻精髓的。


《睡豚,醒来》讲述了在未来大银河时代,东始星的睡豚濒临灭绝,负责生态巡航的“精卫号”成员与盗猎者斗智斗勇的故事。凌晨特别将此书献给“水木清华BBS电子公告板科幻版Sim World虚拟世界计划”。这是一个“多人构造同一世界”计划,简称SW计划,该计划的初步构想是希望通过科幻作家、爱好者和网友们的努力,构建出一个虚拟的世界,从具体的星球、生物的描写到虚拟的历史文化的构筑,无所不包。这正是《睡豚,醒来》故事的缘起,书中出现的硅花、电驱鱼,还有东始星都来自Sim World虚拟世界。


凌晨在讲述故事时,选择了飞船“精卫号”的人工智能系统作为第一叙事视角。当下“人工智能”一词俨然已从一种科学技术变为社会大众广泛热议的话题,凌晨巧妙地将对人工智能的思考融入故事情节之中,为整部作品增色不少。


不过对于“人工智能”的看法,凌晨却与大部分人不同,她并不担心人工智能会超越人,对人类产生威胁,“人工智能的需求跟我们人类的需求不一样。我们需要食物、需要爱情、需要家庭,但是对于机器人来说,它完全不需要,它们的诉求跟我们完全不同,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怎么认为人工智能会对人类造成威胁?它会跟我们抢夺什么呢?”凌晨看来,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是共生共存的,就像自然界里面很多生物一样。(陈梦溪)

责任编辑:宋金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