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有节制的科幻巡礼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于2017-10-09 11:32:35 评论(0)

从《科幻作品》这本小书的目录排列来看,作者戴维·锡德并不是按照编年史的方式来进行“科幻作品”总结的,他把科幻大领域分为:“太空漫游”、“遭遇异族”、“科幻与技术”、“乌托邦与敌托邦”、“时间的小说”等几大块,并且每一块列为一章,最后一章为“科幻的领域”。


总的来说,作者在整部书中对各式作品的总结,尤其是在描绘它们所体现出来的人文精神的时候,笔触是相对收敛和节制的。譬如在“乌托邦与敌托邦”、“时间的小说”这两部分(事实上,也是科幻最被关注的两大领域),作者的书写很多都是一笔带过,几乎完全没有触及它们所能够达到与体现的人文意义——我始终认为这才是科幻的本质闪光点所在。之所以如此,我猜测有可能是因为锡德先生并不想在一个学术论文风格的小书中过于表达自己的观点,而是更多地扮演着一个导读者的角色。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作者太过收敛了,因为按照其简介来看,他的水平是完全让人信得过的。


基于这种中规中矩的书写,能为作品引入时代的意义,则是本书的闪光点之一。作者在几个细分领域里,尤其是“乌托邦与敌托邦”这一部分,与政治变迁、时代特点、冷战等结合起来,再现了一些科幻作品的历史、社会与人文意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者把《1984》、《美丽新世界》、《我们》这著名的反乌托邦三部曲(也是我个人特别推崇的三部作品,我最喜欢的是《美丽新世界》)为代表的一大类型也涵盖了进来,而在其他情况下,这个大类型还有另外的一个名字——政治幻想,即政幻作品。事实上,恰恰是这些所谓的政幻作品,为科幻领域的长足进步开拓了全新的天地,无论从广度还是从深度上,“乌托邦与敌托邦”这个几乎是永恒的话题都值得一再被讨论,直到今天,它依然广泛地深入到科幻领域的几乎每一个角落中。我甚至觉得,这个类型的出现,意味着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科幻作品开始有了深邃的“灵魂”。


另外,作者还对科幻作品与严肃文学之间的关系做了一些探讨,也依然写得很收敛和节制。意料之中,冯内古特被作者赋予了较高的评价与特别的意义,这也是受到广泛认同的,冯内古特的作品所具有的超越“时代”和“科幻”的人文内涵,确实让它们扮演了模糊科幻文学与严肃文学之间界限的作用。


不过,书的序言部分,序作者吴岩关于中国科幻的评价,认为其理应得到更多的重视,甚至还有些埋怨作者没怎么提及中国科幻作品,就目前的客观事实和创作水平来看,我对序作者的观点持谨慎的保留态度。

责任编辑: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