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新的科幻史体例的诞生——读《追梦人——四川科幻口述史》

来源:新华网四川 发布于2017-10-31 13:12:00 评论(0)

沉甸甸的新书《追梦人——四川科幻口述史》捧在手中,一种久违的阅读意趣油然而生。全书叙述角度独特,语言生动,蓦然让人产生一种齿颊生津的感觉。虽然名曰为“史”,却一改史书类著作的呆板无趣,不仅内容厚重,装帧精美,且插图丰富,描述细腻,行文间充满别具一格的风趣与幽默。一本以史命名的著作,竟可如此牵动人心,让人爱不释手。


可以说,侯大伟、杨枫主编的这本书开启了中国当代科幻文学史的先河,它喻示着一种新的科幻史体例的诞生,即从具体地域出发,以科幻的视角梳理区域性科幻文学进程,并以点带面纵览全国,辐凑出当代中国科幻整体疆域,折射出中国科幻事业曲折的发展之路。窥一斑而见全豹,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四川的科幻之路即是中国科幻的缩影,四川科幻人的所思所想亦代表着中国科幻人的精神历程。书名虽为四川科幻口述史,但事实上它已远涉中国科幻的核心。


全书目光宏阔,站在时间长河的源头,回溯自建国后至今几十年间四川科幻人的艰辛跋涉,追忆那些如浪花般远逝的人和事。同时,它又是细致入微的,囊括了四川众多科幻作家的成长经历,国内外多次科幻会议的始末缘由,无数科幻作品的产生过程及独具的匠心。围绕科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四川,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重镇,称其为中国科幻的引擎应当之无愧。这里拥有全国最大、最有影响力的科幻杂志——《科幻世界》,拥有最强大的出版编辑阵容,发现了刘慈欣、王晋康等一流科幻作家,并把他们推向了万众瞩目的世界科幻奖坛。此外,四川还设立了中国科幻小说界最高荣誉奖及大陆唯一的科幻大奖——银河奖,拥有刘兴诗、王晓达、何夕等著名科幻作家,成功举办世界科幻大会,使世界发现中国科幻的独立意义。可以说,四川在中国科幻发展史上功不可没,是中国当代科幻地图的缩小版。倘若没有四川,中国科幻便不会达到现在的繁荣。


《追梦人——四川科幻口述史》立足四川,以驻川作家、编辑、科幻前辈为采访对象,与其漫谈科幻文学,其中既有对客观史实的陈述与追忆,亦融入了受访者的人生起伏与主观感受。以史为经,以人为纬,不同受访者的彼此印证,交叉描述,移针匀绣地编织出细密的科幻史全貌。初始的孱弱、“清除精神污染”下的萎靡,作家被迫改行,以至重新振兴,逐步得到社会的认可、支持,直至现在向更广阔的大众阅读界的有力蔓延。这些起起落落的事件连缀起来,透射出中国科幻文学艰难却坚定的足迹。


科幻文学的发展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许多非常著名的科幻作家和作品都未能跻身于主流文学史的描述之中,更遑论单独的科幻文学史。这点与科幻在文坛的边缘化地位有关。但在科幻文学迅猛发展的今天,在世界愈来愈重视科幻这一类型文学的背景下,书写中国自己的科幻史已成为时代迫切的需要。《追梦人——四川科幻口述史》的应运而生,既体现了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同时也反映出四川科幻敢为天下先的勇气与洞见。


全书的最大特色首推它的民间性。它是一部来自现实生活的民间史。面对以往,它宁静平和,采取一种平视的视角,没有回避也没有美化,更没有人为的扭曲,而是专注于事件本身,深挖细探,每一个历史细节的勾沉都来自于当事人深刻的记忆,中间不施以任何人为的筛滤,通篇保持着事件最初的样貌及经历者彼时彼刻的心情。


不同科幻人对科幻文学的评价与概括,或宽容或犀利;对历史事件的评判,或一针见血或平和冲淡,都予以原样呈现,而不加任何修饰。我们可以读到那些传奇似的科幻纪事,读到那一个个勇敢而执著探寻的灵魂。他们有的博古通今、有的才华横溢、有的个性十足、有的经历离奇,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出现在科幻文坛,占据着无可取代的一席之地。


《科幻世界》的第一任社长杨潇女士怎样单枪匹马去申办世界科幻大会;80年代市场化转型给科幻杂志带来的巨大冲击与成长契机;当代诗人流沙河也曾创作过科幻小说,几乎不为人知晓;刘兴诗为什么会写出《美洲来的哥伦布》,他是怎样评价众多科幻后起之秀的;王晓达的《波》怎样从手抄本变为铅字以至于差点拍成了电影……这些,都像拼图一样通过一个个叙述者还原出来,为我们展示出真实的科幻发展脉络,纤毫毕现,条分缕析,予以360度无死角呈现。


十位科幻名家,他们的教育背景不同,生活经历不同,职业不同,理想不同,每个人都以独特的方式与科幻结缘,每个人又都是一部独特的科幻历史。通篇读来,篇篇有新意,人人有不同,有板有眼,有喜有悲,毫无拼凑重复之感。这样的历史更为生活化、个性化、具体化、故事化,让人可亲近,可揣摩,可借鉴,以至过目不忘,铭记于心。


全书的第二大特点是它的资料性、档案性。书中汇集了大量原始资料和数据,包括数十前年的老刊物、老报纸、作家手书、创作谈、文学争论纪实、会议剪影、新闻报道、内刊资料、私人珍藏等,许多图片都是首次披露。这样精心的搜集整理实在难能可贵,它们见证了四川科幻乃至中国科幻的过往,完全可以作为研究中国当代科幻文学起步与发展的第一手资料,具有较高的考证价值。如非这样一次大规模整理,恐怕有些将会慢慢湮灭在时间的潮水中,再不可得。因此,成书过程又是一次极有意义的挽救,使许多弥足珍贵的资料得以保存下来,面对世人。


独特的语言是它的第三个特点。口述史与书面史有着很大的不同,书面史往往经过反复推敲、深思熟虑、仔细权衡方得落笔,过多的忖度诚然能使内容变得无懈可击,但同时也会失去历史本来的鲜活与灵动,失去个体的思考与玩味,变得四平八稳,带有僵化的坐而论道之气。口述史是从叙述人的讲述中直接呈现出来,活灵活现,它是某人、某事、某一时刻的深刻记忆,没有太多的外界干扰与反复思量。我们不仅可以从中看到经历者当时的情绪与感受,还能读出数十几年后当事人回首往事时的反思与醒悟,从而切实地感受到当事人的成长以及时间对其的重塑作用。


这部口述史,能让读者体味独具特色的四川方言与口头禅,使书中的人物不再是冷冰冰的受访者,而是各有特色,有着敏锐的自我感知并且十分真实的人,这一个与那一个之间有着巨大的天壤之别。提问者杨枫老师活跃于当代中国科幻文坛,对于不同受访者提出极具针对性的问题,常能一语到位,既引导了整个对话的节奏与方向,又能展现出不同讲述者的个人风格,颇有技巧。


对每位科幻前辈的采访内容之后,还有《趣问趣答》部分,此处更具某种科幻味道,重视受访者的内心感知,涉及到他们的人生体会、科幻畅想、灵感由来,问题设置妙趣横生,虚实结合,别出心裁,远远跳出了史的窠臼,显得活泼自如,意蕴深远,充满人生智慧与非凡的想象。


全书的体例开拓意义极大,在科幻领域无疑起到了良好的示范效果。我想,如果能如此书一样,诞生出更多的中国地域科幻史,如北京科幻口述史、浙江科幻口述史、香港科幻口述史等,那么整个中国的详尽的科幻史便脱颖而出了,而且会比整体历史更具特色,更为细致入微,真诚期待类似的口述史越来越多。

责任编辑: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