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克设计的未来成就诸多科幻神片

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于2017-11-06 08:16:27 评论(0)

近期上映的电影中,有一部引起了不小的争议,甚至不少电影公号在那边“痛彻心扉”地说“观众不懂”——那就是《银翼杀手2049》。


一边是豆瓣8.5分;另一边却是上映6天票房仅6250万的现实。朋友圈也不乏观影前兴致勃勃晒票,观影后却感叹“我睡过去几次”的怪现象。


电影讲的是2049年,人类制造出的新一代银翼杀手在追查仿生人途中,发现自己身世之谜的故事。它不仅是向1982年的经典科幻电影《银翼杀手》致敬,更是沿用了当时人类与仿生机器人矛盾的设定。


与35年前首次上映不同,如今“人工智能”已经成为全球热词,新一代机器人的面世也进入社会伦理学探讨的范畴,这部科幻片不仅仅是烧脑,更像一道谜语,需要你主动去探究和理解。


而能帮助你解题的,除了将前作温习一遍,好好读读原著作者美国科幻小说家菲利普·K·迪克的小说,也是一张良方。


“人类与仿生机器人矛盾”的设定出自菲利普·K·迪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小说构架了一个核战后地球原生生物濒临灭绝的世界。地球不再适合人类居住,政府为了鼓励人口移民,承诺只要去其他星球,就会分发一个从外形到智力都与人类高度相似的仿生“佣人”。然而,智力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仿生人,不满被人类奴役而逃回地球。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追杀逃亡仿生人的赏金猎人,但与仿生人的接触却改变了他的想法……


2013年,译林出版社曾出版过一套五册的迪克小说集,编辑告诉钱报记者,截至2016年前,平均单册销量15000册,“对科幻小说来说,销量算不错了,今年配合电影上映,我们推出了新的精装版,总共备货20万册,平均每本4万册。”


杭州晓风书屋也进了100册迪克的书,老板姜爱军告诉记者,“大学附近的门店明显卖得要好一些。”


这不难理解,迪克的读者群体还是小众的,这多少与他本身的文风有关。在迪克笔下,充斥着废土世界的绝望、反乌托邦式的冰冷,尖端科技与低级生活的怪异组合最终孕育出了赛博朋克的雏形。这位出生于1928年的科幻小说家,在他的那个年代就预见到,技术革命会给人类带来恐惧与问题。


与许多理性构建宇宙观的科幻小说家不同,迪克的小说有一种混沌的气质,更关注的是人类社会精神层面的剧变以及人类的自我觉醒。文中有大段大段梦呓般的独白、空洞的对话、压抑的氛围,而这样的文风与他的人生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


他生在一个破碎的家庭,长大后结过五次婚但最后都以离婚收场。他患有严重的焦虑、抑郁与妄想症,很难与人建立正常的社交关系。他沉迷过玄学与神学,大学读过一年哲学系,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的作品里总是充满哲思。


1952年,因为生计问题,迪克开始投身写作,到1982年他去世的30年间,总共创作了41部长篇小说以及130多个短篇小说。写作是他的唯一收入,但由于他的作品总是发表在一些通俗刊物上,稿酬只能让他勉强挣扎在温饱线上。


然而,就像画家梵高一样,去世之后,迪克的作品却意外地受到了好莱坞的青睐。包括《银翼杀手》在内,斯皮尔伯格的《少数派报告》、吴宇森的《记忆裂痕》等等,影迷最爱的科幻电影,都改编自他的小说,还有许多改编就是以迪克小说里的某一个设定为基础灵感,重新构架故事。


而这一个设定,就已经足够精彩到支撑整个故事和影像展示,比如,人类真的会因为机器人而感到恐惧吗?


在机器人让人类生活越来越便利的当下,我们仍希望世界最优秀的棋手可以战胜Alpha GO,这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


去看看迪克的书,会引发你新的思索。

责任编辑: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