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松:科幻画家“科幻”救母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发布于2018-01-12 13:58:12 评论(0)

刘军威(笔名鲨鱼丹)是一名科幻画家,画了很多封面和插图,在中国成为该领域的佼佼者,获得一次全球华语科幻银河奖最佳美术金奖,两次中国科幻银河奖金奖,还有美国科幻杂志《克拉克世界》年度最佳封面。刘军威以才华和人品,在科幻迷中享有很高声誉。


但科幻在中国仍是小众,科幻进入中国100多年,像刘慈欣这样的作家也仅仅出了一个。科幻美术更是偏门。刘军威画科幻画不挣钱。这只是他的最大爱好。而这个爱好跟他的母亲很有关系。在刘军威高中最后一年,母亲对他说,她的职业是父母安排的,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儿子你去选择你真心想做的职业吧!无论怎样父母都会支持你的。”


这位名叫崔亚丽的母亲曾是一名电工,后来下岗在家。刘军威的父亲年轻时曾想成为画家,却遭遇车祸,所幸做脑血管手术保住了性命。夫妇俩靠开小店供养刘军威上了大学。他毕业后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科幻美术,北漂画了12年。


2017年,母亲被查出患上耐药性结核病——结核病中的癌症。这种病对常规一线药品全部耐药,病人只能联用多种昂贵、低效、毒副作用大的“二线药”,医药费用却是治疗一般结核病的100倍,至少24个月连续治疗,副作用包括可能致聋致盲,而如果治疗中断,耐多药结核菌就可能进化为无药可救的广泛耐多药菌,治愈率只有50%。


在中国,这个病目前无法由医保覆盖。每月药费加住院费治疗费需要三四万元。整个治疗费估计达40万到50万元。


刘军威放下画笔,不停查资料,揪心,伤痛,无法再工作,吃抗抑郁药,每天都在崩溃边缘。新年开始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钱给母亲治病了。而母亲永远是对他最重要的人,“失去了她,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他说。


万般无奈下,他于1月4日晚上8时许,在微博上发了一封求助信。“现为我的母亲崔亚丽募集前期(耐多药结核治疗“加强期”)住院治疗费用20万元,所筹善款将用于母亲治疗期间费用。”他写道。


他没敢多要钱,只提出前期住院治疗费。在中国,最活跃的一线科幻作家也才二十几个人,绝大部分只在业余写作,因为辞职做专业作家是养不活自己的。除了刘慈欣的《三体》,其他作家的书,能卖出一万册就算很好的成绩了。很多科幻爱好者其实也就是普通人,如同刘军威那样,一旦自己生病或家人生病,就一筹莫展。谁让他们天天仰望星空而拙于人间勾兑呢?大学生在科幻爱好者中为数不少,我也曾经为他们中的病患者捐过款。


这封信很快在科幻圈中传播开来。我是第二天凌晨看到的。我很担心刘军威能否募到这笔费用。


但科幻一般的奇迹竟然发生了。仅仅过了19个小时,5日下午16时,刘军威在微博上发文称,请大家停止捐款吧,因为募得的数额已经远远超过预期!


一天后,他在网上公布了捐款账目明细。不到一天时间,总共收到捐款近95万元!他还公布了1000元以上的大额捐款者的名单,共有104人。里面的许多名字,是我熟悉的。


一位叫李一的科幻爱好者,开了一家叫“星之所在”的科幻书店,他除了自己捐钱,还要把售出图书所获利润一半拿出来捐赠。这些书的封面是刘军威画的。


最早发来捐款的是科幻作家张冉,捐了15000元。70岁的老科幻作家王晋康捐出了10000元。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长陈楸帆、星云奖长篇金奖得主宝树、“未来事务管理局”科幻理论研究者李兆欣,还有杨枫、凌晨、赵海虹、任冬梅、萧星寒、夏笳、张峰等等也纷纷捐款。


但据刘军威说,最大头的捐款,并不是这些“大额”,而是那些100元、50元、10元的“小钱”。捐助者基本上也都是科幻爱好者。


这让我吃惊。虽然以前也有过捐助,但是这么火速地集中捐助,并且很快就达到了目标,好像还是第一次。似乎,这个“小众”圈子一下变得“有钱”了。是中国科幻真的如媒体所言迎来了爆发期吗?


所有一切,几乎都是通过互联网完成的。微博、微信、朋友圈,还有银行卡、支付宝,都用上了。这里面,最管用的是支付宝,通过它转账近85万元。


真是有幸生活在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国家啊。有着4G的速度,而且开发出了创新性的金融工具。一定程度上,是通过这个虚拟世界,刘军威的母亲现在住进了最好的医院。


疾病面前,人如蝼蚁。对这一点,作为科幻小说《医院》的作者,我真是十分清楚。古今中外的科幻小说描述了太多太多魔法般的医疗手段,也设想了人能百病不患长生不老。但是,当自己或亲人遭遇疾病时,仍然那么落魄。人类就处在现今这个比较尴尬的阶段。没有比科幻作家更能深切体会想象与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了。


但也正是科幻帮助了刘军威。我不禁猜,如果他不是科幻画家,是否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得近百万元呢?


我很有幸能待在这个既能仰望星空、又充满人间友爱的圈子里。


在这后面,还是一个人的才华和人品。它仍然秒杀一切。(韩松)

责任编辑: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