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柳蓉:少儿科幻和青春小说核心都是成长

来源:南方日报 发布于2018-01-29 14:27:32 评论(0)



彭柳蓉,1978年出生,1996年开始创作。签约凯特世纪传媒,曾任儿童杂志《小牛顿》《科幻世界画刊》以及《科幻世界》(少年版)执行副主编,主要作品有《怪物》、《控虫师》、《星愿大陆》等。其中《星愿大陆》系列热销200万册,科幻惊悚小说《怪物》获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银奖,影视改编权和游戏版权均已售出。《机甲梦想》获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少儿短篇小说银奖”。都市爱情科幻小说《控虫师》同名影视即将开拍。《那片星海》获少年文艺“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二等奖。


每个人在少儿时代,都有过如饥似渴的阅读岁月。但是,少年儿童的阅读“爽”点又不同于成年阅读。若能赢得少儿读者的心,又赢得成人世界的荣誉,这样的创作必定有其奥秘。彭柳蓉写青春少女小说,又写科幻作品,独特的写作经验,依旧有可分享的奥秘。


在大二就得赚生活费和还债


彭柳蓉自小生活在大渡河畔的郭沫若故乡,乐山沙湾。小时候家里书架上有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神秘岛》、《机器岛》,她早早地囫囵吞枣读完。高中时代,她喜欢看《科幻世界》杂志以及杂志社出版的国内外科幻小说,成了科幻迷。班上同学都很聪明,学习压力大,彭柳蓉一度变得自卑内向。她写的一首短诗发表,五块钱的稿费单夹在学生证里,舍不得花,不久后,学生证和稿费单一起遗失了。没想到居然有陌生人捡到学生证和稿费单给彭柳蓉寄回来,并鼓励她好好学习,好好写作。


在成都上大学后,彭柳蓉和同学一起组建科幻迷协会。大学毕业后,当时的阿来总编叫她去科幻世界杂志做一本叫做《飞》的杂志,内容是儿童科普以及儿童幻想小说。对彭柳蓉而言,就是老鼠落到米缸。那时候她整天想着怎么把科普故事讲有趣,常常溜去图书部借阅科幻小说。彭柳蓉白天工作,晚上照顾父母和妹妹,开始写小说赚些稿费作为家用。


“我第一部长篇小说是校园小说。许多内容来自我读高中时候所见所闻。那时,父亲的运输公司垮了,家里欠了不少债。大二的我得自己想办法赚学费生活费,并帮助家里还债。我最初的创作目的就是想办法写字养活自己,不让父母操心。”


彭柳蓉的创作并没有影响她的工作,做了多年科幻世界杂志少年版主编,还为校园知名杂志《男生女生》《科幻画报》写了多年专栏。十多年来,彭柳蓉在编辑领域深耕细作,观察和研究读者样本,然后进行写作。她深深知道,作者除了表达自己心中的世界,也需要找到和读者产生共鸣的桥梁。


为小少女创作梦幻励志小说


《星愿大陆》是改变彭柳蓉人生的一本书。《星愿大陆》被誉为是女生文学小说的领头作品。作品讲述了少女星染为寻找父亲穿越到星愿大陆,在星愿大陆传奇坎坷的故事。


彭柳蓉长期接触少儿读者,她发现往往小学高年级的女孩要么直接偷偷看言情小说,要么就看老师布置的世界名著或者相对低龄的儿童小说。8-18岁的孩子正是快速吸收养分、奠定阅读基础的黄金年龄,对于女孩一生的成长至关重要。让小少女们从低幼儿童文学及少女言情中解放出来,以深浅适度、风格纯正、健康向上、可读性与文学性兼具的作品,帮助女孩在快乐阅读中提高阅读理解能力、作文写作能力,汲取成长经验、成长智慧,全面提升素质,成了她创作的冲动。


在创作《星愿大陆》之前,彭柳蓉就明确这部作品不能是言情小说,也不能有恐怖的情节,它应该是梦幻励志类,符合小少女的审美。彭柳蓉希望小说里蕴涵的是温暖励志的内核,诸如阳光、善良、真诚、包容、坚强、勇敢、善解人意、独立有主见等精神,都能激发女孩正面心态的能量,她希望看书的小少女们成长为内心强大的女孩。


于是,彭柳蓉把女主角星染设定成了明朗勇敢帅气的少女。中学女生星染身材高挑、帅气明朗,在学校的跆拳道社有着超高人气。星染在家中的阁楼屋找到一些“画卷”,发现画纸上的一切存在于一个叫星愿大陆的地方。失踪多年的爸爸竟然是星愿大陆上能操控火龙的男人!得知妈妈不幸患上癌症中期,为了让妈妈安心走过最后的时光,星染决定独自踏上惊险曲折的寻父旅程。


彭柳蓉如此设定就是为了让读者跟随女主角踏上一段异世界冒险之旅。为了突出主角的明朗勇敢帅气,彭柳蓉特别设置了一个困境。流落到星愿大陆西部的星染为了寻父,不得不女扮男装、隐藏自己的身份进入帝国魔法学院学习,并和阴月王储月紫夕、天才炼金师鸣幽、贵族少女衣梨成为朋友。


彭柳蓉解释道:“一个人面临选择时能够看出她的性格和人品。所有的故事都是为了角色服务。星染在系列事件的应对里自然而然体现了她的明朗勇敢帅气。需要注意的是,小说内容可以悬疑但不能恐怖,感情线以主角们之间纯真动人的友情为主。”


即使是小少女们看的女生文学小说,反面人物也不能太单薄,每个反面角色有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观念的碰撞有助于小读者更深刻理解坚强、勇敢、善解人意、独立有主见等精神,分辨善恶是非。


彭柳蓉设置的大反派夜瑟琳·芙兰,是星染父亲星瞳的未婚妻,夜瑟琳家族的公主。表面纯洁如百合,高贵优雅,实则背后与恶魔做交易,篡改了星瞳的记忆,让他忘记了妻子和女儿。其真实面目在她的婚礼上被星染拆穿。


小说里另一个大反派莎露曼,阴月王朝继任皇后,男主角月紫夕的母亲。她有着十足的野心,将自己的儿子当做争夺权力的棋子。她的存在推动故事进程。同时她希望将星染的灵魂献祭来修复阴月轮。面对母后的阴谋,男主角月紫夕痛苦挣扎后,选择带领星染逃离阴月王朝。他并没有丢下对国家的责任,冒着生命危险前往魔鬼沙漠,寻找幻月手杖解决阴月轮损坏造成的难题。这些大反派不仅推动情节发展,也促进了主角们的成长。两难抉择的设置让读者揪心,增加了阅读乐趣。


“《星愿大陆》的所有设定取决于我对小萝莉读者的了解。我一直觉得不管是五岁还是五十岁的女性都有一颗公主心。每一个小女孩都想去这样一个世界游历和冒险。所以,我采用了西方奇幻的设定来组建星愿大陆的框架。西方奇幻有公主和王子嘛。”彭柳蓉根据对小少女们的了解,她特别强调了几条少女规则:比如智慧比外貌更重要。面临困难的时候要坚持。友情能帮助你度过艰难时刻。珍惜你手中拥有的。嫉妒使人丑陋。有弱点并不是坏事。成长并非一帆风顺。这也是她对女主角设定的原则。


多年的少儿杂志的编辑工作,彭柳蓉很了解这些孩子喜欢少儿幻想类小说的原因。读者希望主角能变成他想变成的人,实现其愿望。小说的冒险过程里得设置主角踮着脚尖才能突破的障碍。“当然,少年少女们总是希望自己能拯救世界。我们的世界已经被各种少儿小说的主角拯救了十万次了。”


《星愿大陆》出版一个月后就加印了。如今,彭柳蓉已经坚持写到第八本了。她认为:“应该小说人物以及故事情节引起了中学生的共鸣,比如女主角星染,起初只是一个性格善良,会跆拳道的普通中学生,偶然在阁楼中找到了一张画纸,从而发现了一个叫做星愿大陆的异世界,从此打开了魔法世界的大门,也改写了自己命运。这种从平凡到不平凡,从现实世界跳脱到魔法世界,并在与恶势力的斗争中逐渐使自己强大起来的经历。不只是小男生,很多小女生也会有一点英雄情结,或者这类幻想。”


《星愿大陆》大受中小学生群体的喜爱,这让彭柳蓉产生了全职写字的想法,由此有时间精力重新开始写起了科幻小说。


针对年轻读者创作科幻

彭柳蓉获奖的两篇作品都是针对少儿读者的科幻作品。


因为工作原因,彭柳蓉对中学生的阅读需求比较了解。她知道小学生在不同的年级,阅读需求和审美变化很大,那是他们成长极其快速的六年。初中生和高中生的阅读口味也会截然不同。“从当当等电商平台的榜单上来看,文学、历史、科普类的图书在中小学生课外读物的销量榜单中名列前茅。比如《傅雷家书》《三国演义》《中国古代神话故事》等文学名著。多读名著是必要的,这对于孩子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都会有良性的影响。不过考虑到产生购买行为的一般多以家长为主,小初高学生的阅读兴趣应该更加广泛一些。所以,《小王子》《绿野仙踪》等趣味小说也很受欢迎。”


知道少儿阅读的特点,即使面对年轻读者,彭柳蓉的创作也会去分析读者的喜好。


获得星云奖银奖的科幻惊悚小说《怪物》讲述的是外星异类隐匿人群之中,并借由寄生最后达到共生的故事。被点评为创作思路清晰,作为科幻惊悚的设定比较出彩,小说切入角度巧妙,科幻线爱情线安排合理,对小成本科幻片的剧本结构做了完美的探索。


彭柳蓉觉得小成本微惊悚科幻片至少让恐怖类电影多了新的剧情解释。作为资深的科幻迷,她知道观众欣赏太空歌剧式的科幻大片,也喜爱爆米花青春科幻片。她自己尤其喜欢接地气的科幻片,也因此创作了《怪物》。


她早早发现科幻类作品有时候曲高难免和寡。写科幻小说的作家有的能把故事和意义平衡得很好,有的写的时候非常自我,不考虑读者,这也无可厚非。“我说的接地气指的是符合大部分观影年龄在20到25岁的人的口味,原创科幻电影如果获得主要观影人群的青睐有助于它的发展和繁荣。”


彭柳蓉另一部得奖的作品《机甲梦想》,以底层拾荒少年的所见所闻,讲述他成长和冒险的心路历程,引导读者对星球文明发展失衡的反思。彭柳蓉在《科幻世界》(少年版)工作时,向儿童小说作家以及科幻作家朋友约稿,发现作家们对科幻小说都有自己的理解。有时候纯文学作家会忘记读者年龄,在几千字里加入大段的抒情和心理描写,有时候儿童作家把少儿科幻小说写的比较低幼。机甲类科幻在网络文学和日本漫画里有许多作品,如何少儿化是她和其他编辑讨论的话题之一。


提到创作《机甲梦想》的初衷,彭柳蓉表示:“目前国内的小学高年级科幻教育逐渐被重视起来,但是符合该年龄层次的科幻读物还不多。作为科幻作品的编辑希望情节流畅,故事性强,同时具有一定教育意义的少儿科幻小说,能够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激发他们对神秘未来的科学探索欲,开阔他们的思维世界。”所以,在《机甲梦想》中,彭柳蓉最想表达的是“不管在过去还是未来,不管在地球还是异星,人类少年们都同样面临困境,也不缺乏勇气和智慧。然而,跨出接近梦想的第一步非常重要。”


科幻最有趣的是它可以对时间空间施展魔术,带领人们憧憬未来,也让读者从一个有趣的角度和更具弹性的尺度来观察和感受世界与自我。在彭柳蓉的理解中,“科幻小说能让你偶尔仰望星空,也能解释你最荒谬的梦境和人生。”


科幻和爱情元素碰碰撞


少儿幻想小说和青春科幻小说看似差异巨大,在彭柳蓉眼里,它的核心没有区别。作家都需要为读者展示一个神秘有力量的世界,这个世界里需要存在引起读者兴趣的人物和人物关系。


“神秘世界并非一个别人没写过的世界。太阳下没有新鲜事。神秘也并非都在别处,它可以是你最熟悉的生活里不经意出现的一个异常的讯号。科幻小说通常具有悬疑小说的悬念,也包含不符合人们常规认知的神秘异样感。”彭柳蓉说道。


彭柳蓉在青春科幻小说《控虫师》中尝试着把科幻元素和爱情元素结合,写成好看的都市科幻爱情小说。她最开始的灵感是《来自星星的你》。偶像剧大多时候玛丽苏加杰克苏,但是《来自星星的你》很成功地将科幻元素融入爱情故事,新颖又好看。


在《控虫师》的世界里,人类文明早就部分被外星虫文明入侵和改写,成为共生体系。只是没有合适皮囊寄居,外星王虫只能陷入休眠,也无法过度繁殖,没能统治整个世界。外星王虫之间也存在竞争关系,因而达成微妙的平衡。这时,彭柳蓉来了个特别棒的创意。作品设置数千年前,人们崇拜的神灵很可能是被外星异虫寄生或同化的怪物。《山海经》里的怪物大多是古人对它们的描述。一些因为漫长寄生得到进化的人类成为了传说里的人物。


于是,科幻和中国古代神话联系了起来。


彭柳蓉说:“我认为相对低成本的爱情科幻网剧不仅好拍摄,也会受到时下年轻人的喜爱。问题在于,国内原创科幻剧不能生搬硬造国外经典。我们需要将科幻本土化,嫁接自己的历史神话元素,拥有普世价值。”


回忆多年的创作,彭柳蓉说,自己不过是一次或多次的尝试。尝试把科幻和都市偶像剧结合起来创作,尝试将蒙混和青春美少女结合起来,将热血与少儿科幻小说结合起来,在这个过程里,自己跌跌撞撞,自得其乐,如果作品能令读者得到乐趣那就更好。


谈到作品版权被影视公司购买的情节,她说:“那时我在海南过冬。看了三分钟到账记录,痴笑数声,然后出门吃了烧烤。许多年前,大二的我在晚上得知家里破产,自己要变身勤工俭学好少女时,也去吃了一顿烧烤。这个世界没有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事情。命运总是给你能够承受的痛苦。” 本版文/周珺

责任编辑: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