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松:科学梦召唤 想象力归来——迈入新时代的中国科幻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于2018-02-12 17:57:04 评论(0)

科幻兴盛是世界现代化浪潮副产品,是经济全球化伴生现象,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映射。新时代中国“两步走”强国战略,尤其是创新型国家建设和科技事业跨越式发展以及文化自信确立,为科幻创作提供了新的巨大空间,科幻作者队伍不断壮大,有实力有水准的作品不断涌现,中国科幻将在提升民族创造力和想象力、促进国家创新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其自身也将实现独有审美价值和文化价值。


2018年是世界第一部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诞生200周年。历经两个世纪,科幻魅力依旧,并随着新一轮科学技术革命兴起,继续拓展其影响。尤其在中国,科幻越来越受到人们关注,不断获得新资源和新能量。近年来,西方一些学者也把目光投向中国,想要了解科幻在这片土地上的态势,甚至试图通过科幻来一窥中国崛起的原因和趋势,以洞悉中国未来走向。


传统奠定基石


事实上,中国科幻已走过很长路程。如果从1904年第一部本土科幻小说荒江钓叟《月球殖民地小说》算起,截至2018年,中国科幻已有114岁。在我看来,它大致经历了4个高潮期。清末民初是第一次,其时鲁迅、梁启超等人把科幻小说译介入中国,呼吁“导中国人群以前行,必自科学小说始”,但这个过程旋即被战争动荡打断;1949年后,新中国要建立自己的现代工业体系,国家赶英超美,科幻随之再度兴盛,但十年浩劫又将其打断;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向现代化进军,科幻重新蔚然成风,但在80年代初期出现波折,跌入低谷,人民日报亦曾发文《“灰姑娘”为何隐退》,呼唤科幻归来;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蓬勃发展,现代化展现新的活力,科幻亦出现第四次高潮。


进入21世纪后,尤其是最近10年以来,中国科幻愈发呈现繁荣图景。首先,《三体》等一批优秀作品问世。刘慈欣的《三体》于2006年在《科幻世界》上连载,2010年成书出版,2015年获雨果奖,是亚洲人第一部获该奖作品,目前已被译成十几种语言。据科幻研究者三丰统计,2017年中国出版230多种科幻图书,其中本土原创图书110余种,引进120多种,数据再创新高。可以说,中国已堪称世界科幻大国。其次,作者队伍形成梯队。“60后”“70后”为主的“新生代”,加之“80后”“90后”为主的“更新代”,是一支比较稳定的创作队伍,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出生的年轻作者表现不俗,逐渐成为创作主力。第三,科幻开始成为一种全社会广泛关注的现象,受到重视和支持。2014年3月27日,习近平主席在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上讲到,“读凡尔纳的科幻小说,让我的头脑充满了无尽的想象”。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出席2016年中国科幻大会并致辞,称“科普科幻工作者肩负着提升全民科学素质、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时代使命”。2017年10月,九三学社中央组织科幻专场论坛,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出席并讲话,与会者讨论了科幻激发民族想象力、促进社会创新的作用。中国一些科技部门和大型企业亦邀请科幻作家作智囊,为科技和经济发展出谋献策。一批互联网企业也通过各种方式对科幻活动进行赞助。科幻已经成为中国年轻人的一种主要阅读方式,影响着他们的思想行为,很多大学都建立了科幻社团。中国科幻研究如火如荼,以南方科技大学吴岩教授为首,全国形成多个研究基地。科幻国际交流热烈,版权交易活跃,美英法意日等国竞相翻译中国科幻小说,并在大学开设中国科幻研究课程。


时势造就繁荣


中国现代化进入新阶段为中国科幻奠定环境基础。一般认为,科幻是世界现代化浪潮副产品,也是经济全球化伴生现象。它与实验科学、工业制造、电子信息等密切相关,不仅反映科学技术变革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也预示人类发展未来可能性。从科幻的全球发展来看,它与大国崛起进程是一致的。英法美日俄等国进入现代化过程中,都伴随科幻热潮,中国如今也在经历这个过程。中国在2010年后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增加值超过美国,中国城镇人口超过农村人口,中国出国旅行人数超过一亿等,这一系列“现代化指标”与中国科幻的热潮是呈正相关的。


新人群出现为中国科幻找到新受众。1978年改革开放后出生的一代人,成为科幻爱好者主力军,很大程度上,是“80后”支撑起了当今中国科幻的繁荣。他们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代真正融入经济全球化、分享到现代化成果、亲身体验以互联网等为代表的科技革命为生活带来重大影响的人群,自身知识结构、视野、兴趣也与前人有很大不同。科幻这种反映科技、变革和未来的文学,很对他们的口味。


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复兴为中国科幻提供丰厚土壤。中国历史上不乏幻想精神,《天问》《庄子》《山海经》《封神演义》《西游记》《聊斋志异》等古典文学作品展现了中华民族对于宇宙和世界的丰富想象力。随着中国进入一个开放、稳定、创新和繁荣的新时代,想象力归来也是必然。


因此,中国科幻是历史发展产物,也是现实变迁一面镜子,可以说,它就是中国梦的一个映射。如同中国现代化是全球现代化一个组成,中国科幻也是世界科幻一个部分,同时它又具有鲜明中国现代化时代特征,并从中国源远流长的优秀历史文化中吸取营养,使它在世界科幻版图上异军突起、独树一帜,并进一步与中国建设创新型国家进程紧密相连。


新时代大有可为


根据吴岩教授2016年抽样调查研究,进入新时代之后,中国科幻的创意创新热点,主要集中在5个方面:一是“繁荣的中国、崛起的中国、追梦的中国”。该类作品创意主要集中在展现中国整体实力提高后,科技发展多方面巨大进步。这些进步会为民族和国家未来、世界美好明天创造基础。二是“互联网、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发展的未来”。此类创意特别关注在互联网和虚拟现实丰富的环境状态下,人类对现实的依存和关注度。虽然虚拟世界存在,但科幻作家更多关心被虚拟所对抗的真实世界发展。三是“生物、医学与后人类的未来”。该主题特别肯定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在未来生活中的作用,对相关领域作出许多有价值的预想。特别是生物医学在产业方面的升级换代。作家们认为,后人类状况的出现,可能是下一个必须面对的个体和社会发展的重要难题。四是“航天和航宇技术的未来”。科幻作家特别呼吁要重视非传统航天器的发展,关注航天医学的创新思路,要从长远方面启动“天体工程”,要在近期特别关注新太空政策规范下的自主航天活动。五是“未来的战争和武器”。集中于该热点的作品尤其关注信息时代的所谓海陆空天之外的“第五战场”,关注颠覆性武器的可能出现。此外,要对未来战争的形态和战略思想作更多创新性反思。


在这些主题之下,当代中国科幻作家对科技与社会、科技与人性的关系,进行更多探索性思考,展望科技革命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带来的深远影响。这使得当代中国科幻进一步超越早期单纯“科普型”及“少儿型”模式。


新时代中国科幻发展仍面临一些突出问题。科幻创作自身还缺精品。从2017年本土原创作品来看,力作不多。10年过去了,没有出现像《三体》那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作品。科幻作者以业余创作为主,缺乏更多时间和精力去打磨精品。他们的科学素质和文化修养也需要提高,尤其是如何做到让科幻作品更能反映国家社会发展的火热现实方面,需要下更大功夫。社会对它的了解还不够。对于一个发展中大国而言,科幻反映的主题和内容仍是超前的,公众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这种文学品种蕴含的巨大潜力,对科技革命带来的多方面影响也认知不足。这是造成科幻仍在边缘和小众徘徊的一个主要原因。科幻产业尚未形成规模,与国外相比差距甚大。目前中国还没有一部真正达标的科幻电影,游戏产业还在起步。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雄心勃勃欲进军科幻领域,但往往雷声大雨点小,缺乏科学和专业论证规划,一些挂名“科幻产业园”的项目有名无实。


总的来看,中国新时代“两步走”强国战略,尤其是创新型国家建设和科技事业跨越式发展,以及文化自信的确立,为科幻创作提供了新的巨大空间,科幻作者队伍在壮大,有实力有水准的作品不断涌现,如能得到社会更多的关注和支持,科幻将会在提升民族创造力和想象力、促进国家创新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它自身也将实现独有的审美价值和文化价值。



(作者为科幻文学作家、中国科普作协常务理事)

责任编辑:李浩